从情人变妻子却没有得到幸福
来源:0作者:0 阅读:13362
更多
  由情人盼到当妻子

  现在想来,我那会儿真像被鬼迷了心窍。和彪从交往到结婚,没有一个人赞成,父母好友,个个都投反对票,但我就是横着一条心要嫁给他。现如今尝到酸汤辣水肠子都悔青了,可又有什么用呢?

  彪大我15岁。认识他时,他还没离婚。虽在一条街上经营网吧,但我们不像别的竞争对手那样剑拔弩张的,平时碰上会很客气地互打招呼。从嘴快的街坊那儿,我知道了一些他的情况,包括他有一个14岁的儿子,夫妻感情不太好等等。

  渐渐,大家熟了起来。生意淡时,他常常过来和我聊天。他这人嘴皮子利索,经常说些笑话逗得我前仰后合的,他还很细心,每次过来都会给我买些话梅瓜子之类的女孩子爱吃的零食。一个人从早到晚地守着网吧很寂寞,有这么个开心果陪在身边,平淡的日子多了生趣。我变得每天都眼巴巴地盼着他能过来坐坐。

  他开始约我出去吃饭唱卡拉OK,我们的感情急速升温。知道我和他同居后,姐妹们都来劝我:他有什么好的?没钱没长相的,又比你大这么多,而且还没离婚又有儿子。父亲更是勃然大怒,骂我道:“好好的恋爱不谈,去当什么第三者,让我在街坊面前抬不起头!”但我当时油盐不进,一心就想和他在一起。

  他离婚很费了些周折,我也受了不少委屈。他离婚不久,我就和他去领了结婚证。

  他没钱置办结婚物品,还是我掏出5万元才办下的。姐妹们开玩笑说:“花5万元差不多可以买一个男人了,你干吗非要嫁给他?你脑袋坏掉了?”父母见生米已煮成熟饭,只好摇头叹息:“以后你不要哭着回来就好。”

  后母难当

  都说后母难当,我起初很不以为然,心想,只要我心中无私,尽量一碗水端平,哪有什么不好当的?但很快,我便尝到了当后母的酸楚和不易。

  婚后不久,我自己的儿子洋洋出世了。我们当时开网吧,彪的大儿子强强一直在跟着他爷爷读书,为方便照顾,我主动提出,接他到我这借读,每年的费用就要9000多元,我二话没说拿出自己的私房钱。

  强强很邋遢,经常好几天不洗脸,更不用说洗澡了,有一次居然一个多月没洗澡,身上的味儿直冲鼻子。我说他,他就和我顶嘴,而且还跑到彪那儿告我的状,说我虐待他,不给他洗衣服。每次只要他一告状,彪就会和我吵架。我一开始还耐心解释,但彪不信,渐渐,我也不做这徒劳的解释了,索性就以沉默作答。

  一次,强强到他姑姑那儿无中生有地告状,说我把他关到门外不让他进家门。他姑姑立马找彪问罪,彪不问青红皂白就臭骂了我一顿。那天,我委屈地躲在卫生间里大哭了一场,心想,这就是我众叛亲离一心争取的婚姻吗?

  这样的事情隔三差五就会发生一次。每天要照顾年幼的小儿子,还要收拾大儿子的烂摊子,经常被他们弄得精神恍惚。强强每天回家不管脚上有多脏就往地板上踩,把拖鞋提到他跟前让他换他都不换。我做的饭,他不是说咸了就是说淡了,给他买的衣服,他说难看死了。我找他谈心,问他到底对我哪里不满意。他翻翻眼,说,你对我别作指望。我妈说了,你让她离了婚,我也让你过不好。

  公公始终拿我当外人

  结婚时,三番五次请公公到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每次他都借口推托,后来终于来了,一开口就是:“你叫我来我就来啊?这一来就让我花了1000多块。”公公见儿媳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谁心里听了会舒服?

  洋洋出世时,一时手头紧,找公公借了2000元。没多久,他就开始催着要:“要不是看在我儿子的面子上,我才不会借钱给你,你算老几啊?”你听听这话说的,似乎我压根不是他的儿媳,洋洋压根不是他的孙子,我气得当即回娘家找母亲借了2000元还给了他。

  后来,我们转让了网吧,全家和公公住在一起。街坊们见了,问他:“这是你的新儿媳吧?”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仅仅从鼻孔中发出了“哼”的一声,那不屑的样子,让当时在场的我不知道脸往哪儿搁。

  暧昧:红颜 蓝颜 都是"爱情次品"? 预言 做情人必定有的四种结局

  公公家里挂了一张全家福,上面的“儿媳”还是前儿媳——彪的前妻。那张照片挂在那里,就像沙子硌在我的眼里,生疼生疼的,可悲的是,我还不好自己提意见。我期待着公公和彪能够主动把照片撤下,可他们无动于衷的。最后,还是我按捺不住了,婉转地提出异议。你猜公公怎么说?他说,历史是无法改变的,我们都不要试图去抹杀历史。噎得我站在一边半天找不出话来反击。

  直到现在,那张早已是过去式的全家福依然挂在他家墙上。在这个家里,我始终像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外来入侵者。

  他变得面目全非

  要是彪对我好一点,其他人对我如何我都可以忍受,可是情况并不是这样。结婚后,于彪像变了一个人,原来的温柔体贴没了,吵架却成了家常便饭,一餐不吃都不行。

  转让网吧卖了几万块钱,本来打算回汉后做个小本生意的,没想到于彪瞒着我把这些钱都买了股票,正好遇到股市低迷,那几万元很快被他打了水漂。后来他又迷上了彩票,差不多天天梦想着有一天能够中上几百万。

  于是彪天天窝在家里,一让他去找工作,他就和我急。全家人就靠着公公每月1500元的退休金和一些积蓄生活。街坊们开始说闲话,说我们游手好闲天天吃爹爹的。我这人自尊心强,听不得别人这么嚼舌根子,于彪却无动于衷的。

  一次,我一个人既要做饭又要看孩子实在忙不过来,就让他帮忙带孩子,他却坐在电视机前一动不动,充耳不闻。我又气又急,开始数落他,说他不工作,说他没有责任心。没想到他顿时发了飚,冲过来给了我两耳光,还拳打脚踢的。我脸被打青了,眼镜也碎了,嘴角流着鲜血,那是他第一次打我。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第三次,后来每次吵架他都想打人,我也怕他打我,就说你要再打我,我就打110。

  和彪过得再不好,我都不好意思向父母诉苦。毕竟,这是我自己哭着喊着选择的。其实,不用我说,父母也知道我过得如何。记得刚生完洋洋,有时忙不过来就叫母亲过来帮忙。一天彪很晚才回家,我和母亲都已睡下。他没法开门,就在外面拼命地砸门大喊。白天太累了,晚上睡得很沉,过了很久我们才听到,母亲赶快去给他开门。他一进门就破口大骂:“干吗?不让老子进门了?要把老子冻死啊?”母亲当即被气得老泪纵横,第二天就回了家。走之前母亲哭着对我说:“你这一辈子该怎么办?怎么找了个这么不讲理的人?”

  他说后悔和我结婚

  今年开始,彪迷上买双色球,在形势图前一坐就是一天,一期不少的全买下来。前段时间,洋洋病了,他不关心不说,还抱怨我把钱都给孩子看病了,弄得他买彩票都没钱。

  不买彩票的时候他就上网,一上就是一通宵。或者呆在家里看电视,从一早看到深夜。其实,我现在对他没有太多的要求,只要有份工作就行。可就连这都成了我的奢求。

  今天早上我们又吵了一架,原因一如往常。他从一起床就打开电视看足球赛,我刚一开口,他就开始发脾气。他忿忿地说,你看我不顺眼,我还看你不顺眼呢。真是搞不懂,当初拼了命地离婚和你结婚到底是为什么,你哪里比得上强强她妈。

  我咬着牙说,好啊,你后悔了,我也早后悔了。既然如此,那就离婚吧。

  他头也不抬地说,你想走就走,我什么没有,就两孩子,刚好咱俩一人一个。

  我抱起洋洋,噔噔地跑出家门。站在马路边,我茫然四顾,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当初那个飞蛾扑火般不顾不管的女孩,在这个杂乱的婚姻之梦里,醒来了,然而,她要面临的却是更加严酷的生存压力。她一个人能撑下去吗?

(http://www.yywsb.com)
编辑:刘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