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奇遇 变态男化身美女
来源:0作者:0 阅读:13014
更多

  “我遇到的这件事情实在离奇得让人难以置信,但我以我自己的人格保证,这是我真实经历过的,我遇到了那么一个精神似乎有点问题却又几乎滴水不漏的骗子……”一起来看看这个离奇骗局吧,希望看了这个故事的朋友能引以为戒!

  “我遇到的这件事情实在离奇得让人难以置信,但我以我自己的人格保证,这是我真实经历过的,我遇到了那么一个精神似乎有点问题却又几乎滴水不漏的骗子。那个骗子自称是武汉人,仗着懂英、韩、日三国外语,能写情诗,能模仿女人的声音,假扮成他的‘姐姐’骗感情,幸亏我及时识破,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昨天,27岁的周罡(化名)向晨报热线叙述了一个他亲身经历的离奇骗局。   

    ★布局 QQ上邂逅“美女”

     ……她既幽默,又有少女的的娇憨,他突然对她充满了好奇。

  “这个骗子真的名字我至今无法确定,每次他要骗我感情时就通过网络或者电话以‘婷婷’的身份和我交流,他可以把女人的感觉演得以假乱真;但出现在我生活中却总是以弟弟‘文昌’的身份,与我称兄道弟谈得非常热络。但实际上他俩完全是一个人,具体情况你听我慢慢说。”在开始叙述这个骗局时,周罡先摆出了这个令人诧异的结论。

  今年8月,周罡在北京的一家网吧上网聊天时结识了婷婷。“我当时用QQ挂在线上,婷婷突然发来一个信息,说要加我为朋友,这种事在QQ上挺普遍,我看又是个小女孩,就立即加‘她’为好友了。”刚开始,婷婷立刻表现出开朗外向的个性,连珠炮似地给他发来一个又一个信息。

  充满幽默感的问答,加上20岁出头小女生的娇憨,这些令周罡渐生好感,一个晚上聊下来,他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充满了好奇,因此,当婷婷向他索要电话号码时,他立刻将电话号码敲上了屏幕。“我当时也不指望她一定会打,反正就是留个号码嘛,没什么大不了。”虽然口口声声说没指望对方打电话来,周罡当时留下的却是自己的手机号码。

  两天后,周罡的手机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一个甜软的女声说自己就是婷婷。“她打电话来时,我当时还是有些警惕的,就怕遇到报纸上经常出现的‘网友约会,手机被骗’之类的事情,所以两个人就随便聊聊。”

  在交谈中,婷婷告诉他,自己在武汉,刚从一个专科学校辍学,现在没工作。两人在聊了几次后,周罡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婷婷称自己的手机快没钱了,而且暂时没办法购买充值卡,请求周罡帮她买卡充一下值。

  “她的口气挺急的,似乎真的陷入困境。可我也不想被人当傻子啊,何况这种骗人的手段早就老得不行了。”对婷婷的请求,周罡并没有正面拒绝,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挂断了电话。

  至此,两人的联系暂时告一段落。

  ★入局“美女”千里寄情诗

   ……文昌送来她亲手做的玫瑰,她在电话里骂他是小傻瓜,他变得想入非非起来。

  转眼就是8月下旬,婷婷突然又拨通了周罡的电话,称自己的弟弟“文昌”到了北京。“她当时的语气很温柔,让我无法拒绝。她说托弟弟给我带了一些土特产,还有一些很特别的礼物要交给我。”刹那间,周罡感觉到婷婷的话语中有一种欲说还休的意思,燃起了他的好奇心。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天后,婷婷非但丝毫不提起当初被拒绝的恼怒,竟然还要送他一些很特别的礼物。

  见到文昌的第一眼,周罡就在暗想婷婷应该是个大美女。因为20岁的文昌身高1.8米,英俊的脸庞,潇洒的谈吐,浑身散发着阳光味道。“那份很特别的礼物是两朵用金箔做的立体玫瑰花,夹在一个信封中。”周罡知道,这是自己曾经和婷婷在聊天时提起的一部让他感动的电视中的重要情节,女主人公将自己的心意折入金箔玫瑰花中,悄悄地传递给了自己心爱的人。“我当时只是和她在聊天时很随意地提了一下这部片子,但并没有深入聊下去,没想到她竟然知道这部片子中的这个细节。”霎时间,周罡的思维彻底停止了,他不敢细想这两朵花究竟是什么意思。

  “等她弟弟走了以后,我赶紧给她打电话,问她是什么意思,她却小声地骂我是傻瓜。”在听到那个充满甜蜜的称呼后,周罡彻底晕了,他已经忘记自己尚未见过这个女孩,更不记得这个女孩曾经有诈骗的嫌疑。

  在激动了一番后,婷婷告诉他,金箔玫瑰花背后还有一首她写的诗。“当时我真的晕了头。在她保证再给我制作两朵后,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金箔玫瑰花,发现一朵背后是按照《念奴娇·赤壁怀古》写的词,另一朵背后是一首英文诗,两篇诗词的内容都表示她思念我时忐忑不安的心情。”婷婷的字迹清隽秀丽,令终日与电脑为伍的周罡忍不住想入非非。

  ★迷局“美女”离奇猝死他乡

    ……刚到新加坡,婷婷就香消玉殒。

  就在两人一番你侬我侬后,周罡顺理成章地为“未来的小舅子”文昌提供在北京的食宿。“当时听文昌说,他和婷婷一样,专科都没毕业。但我发现这个人相当吃得开,不仅人长得帅讨人喜欢,还会说韩语、日语,也能说一些英语,虽然他在北京没有工作,却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与各种各样的人见面。他曾经还带我见过一个天津商人,据说是他和婷婷的干爹。”文昌呆在北京的日子里,周罡把他当作弟弟一样对待。周罡注意到,虽然这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似乎两袖清风,但身边总是有四五部手机,每次接电话,他总是要躲到没人的角落里。

  “一个月后,婷婷说自己找到了新工作,要被公派去新加坡。当时我是有点疑惑的,公司怎么可能派新员工去新加坡呢?但是婷婷却说自己深受老板赏识。此时,文昌也提出要回武汉发展,我想他们姐弟俩似乎都蛮有本事的,所以我无法勉强要见她,只有为她高兴的份了。”当时周罡没想到,这只是为了以后事情的离奇发展,打了一个伏笔。

  “我最后一次和婷婷通电话是10月2日,那时她刚到新加坡。”在失去联系一个星期后,周罡忍不住拨通了文昌的手机,却得到了一个噩耗:婷婷在新加坡第二天就出了车祸,当场就去世了。“文昌说自己已经去新加坡为婷婷办完后事,因为太匆忙所以来不及通知我。”一刹那,周罡感觉自己的大脑中“嗡”地一声,几乎无法进一步思考了。

  ★破局 弟弟提出变态要求 ……他突然发出婷婷的声音,并疯狂地抱住周罡……他落下的手机,说明了一切。

  在度过了一段灰色的日子后,周罡被公司派驻上海分公司,开始了新的生活。几天后,他接到了文昌的电话,得知他也来到了上海,两人相约再次见面。

  “现在看来,我真是傻,竟然被他骗得团团转,骗了一次又一次。”周罡说,11月4日两人约在咖啡馆里见面,在聊天时,两人的话题都离不开婷婷。看着周罡越聊越伤心,文昌突然提出,他家的老人曾传授给他一种通灵之术,可以让姐姐婷婷附身在他身上,这样就能让两人最后再见一面。

  周罡同意了,两人来到周罡的住所,文昌盘腿坐在周罡的床上便开始“作法”。“他在嘴巴里神神叨叨地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然后突然之间文昌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更难以置信的是,文昌的声音完全变成了婷婷的声音。”婷婷一“出现”,就将周罡抱在了怀里,不停地诉说自己的思念,对于自己没有见面就突然去世,她感到对不起周罡。

  “当时我比听到婷婷去世的噩耗还要吃惊,因为面前的人是文昌,可是他的声音完全就是婷婷的。‘她’抱着我,一边激动地说,一边不停地吻我的脖子,到后来‘她’说要补偿我,然后就要脱我的衣服。”周罡被吓坏了,他无法接受一个“鬼魂”的爱,在文昌疯狂的拥抱中,他推开了“她”。

  “那天,文昌很快就走了,匆忙中他落下了一个手机。也就是因为这个手机,我才发现这一切都是骗局。”周罡发现,这个手机竟然就是婷婷的,而这个手机还保留了文昌在北京期间的详细通话记录。

  “我现在认定文昌是个变态,但他也实在太厉害了,从头到尾就是一个人在自导自演,居然没被我看出来。”说完这个故事,周罡忍不住长叹一声。

  昨天,记者尝试通过QQ联系“文昌”,但一直无法联系到。然后,记者又根据周罡提供的手机号码联系“文昌”,结果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http://www.yywsb.com)
编辑:刘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