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似的泪水,不同的伤悲
来源:网络作者:冬梅 阅读:56654
更多
 没有人能避免伤悲,尽管他们可以忍住悲伤,但最终难免一哭。

  “哭”这个字很有意思,当我看见它的时候,透过字的符号外形,其“隐喻”却是那么栩栩如生,从内到外翔实地展现了一个人的情感状态。我对这个字的联想很多,包括眼泪(尽管有时只有一滴),张开的嘴巴,和一个表达宣泄状态的“大”字。如果再把这个字和“男人”以及“女人”分别组合在一起,你会感叹古汉语文学中的“象形字”的精到,某种很隐秘的东西透过这种联想而被表达出来。

没有人能避免伤悲

  女人哭,让人联想到一种被激发的状态——微启的嘴唇、流出的液体、以及柔弱无助的体态,这一系列的表象与女人进入性状态的表象是接近的并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男人哭,更多的是让人联想到一种宣泄的状态,液体倾泻而出,狂放,啕嚎,了无遮拦,并且底气很足。哭过之后便心满意足,天空暂时万里无云。对这种表象的探索似乎也可发掘到某种似曾相识的境界——男人的性高潮状态。

  当然,以上篇幅中提到的男人和女人是指的“心理性别”,女人仅指心理基因中女性特质——阿尼玛——大于60%的那一群体(至于是否具有相应的女性特征,这是分析心理学的临床假设,暂不在深究之内),所以,女人哭特指那处于哭的状态的60%。反之,男人及“男人哭”亦然。

  按此思路联想下来便可发现,“女人哭”背后的心理指向是渴望拥抱和爱,情感和生理的拥抱和触摸可以满足女人为哭而希籍的爱。“男人哭”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男人哭的时候虽然仍然是情感慰藉的需要的表达,但你只需要立于一侧,静静地看,并辅以真切的心灵关注和理解就行了,那时候的拥抱或许会成为他的负担,除非他是一个脆弱的“小男孩”!即便他在心理上就是一个脆弱的小男孩,你不切实际的拥抱也只会把你自己放置到令人尴尬的“母亲”角色上,让你疲惫不堪。因为毕竟你不是他妈,“此妈”决不等于“彼妈”。

  因此,同样是哭,对男人哭和女人哭,处理起来就需要细微的观察和到位的共情了。譬如一个“确信无疑”为“女人”的女人哭,你确定她是一个女人,但你还是不要随意地拥抱她,为什么?因为你倘若不知道究竟是她心理上的女性的一面(阿尼玛)在哭,还是她心理上的男性的一面(阿尼姆斯)在哭。如果是她的女性气质——阿尼玛——那部分在哭,那么适当的温存与拥抱理论上是可以缓释她的焦虑的;然而如果是她的男性气质——阿尼姆斯——那部分在哭,那么拥抱和爱抚无异于在她畅通的宣泄渠道中强行放入堵塞物,令她“抑”、“扬”两难。对男人哭的处理亦然:如果他表达的是依恋,你是可以拥抱他的;但如果表达的是男性阿尼姆斯冲动的宣泄,你可千万别去抱他了……

  不难想象,虚假共情场面在生活中比比皆是。比如你正哭得酣畅淋漓的时候,一只手却在你背上不停地拍,“别哭了,别哭了”,表面上他(她)很关心你,为你感到焦虑,实际上传达的只是一种虚假的关心,或者至少他(她)不懂你。还有当你哭得压抑而沉闷的时候,他(她)却坐在你的对面,如此这般执著地向你望住,让你搞不清那哭的走向该去到何方。

  仅从“男人哭”和“女人哭”这个现象的背后便可看出造物主的捉弄之意,当男人已经完成高峰体验时女人才刚刚开始(不排除共情程度很高的正版男人能突破这种模式)。男人仿佛是一部纠错能力极强的VCD机,可以忽略环境,灰尘甚至碟片的划伤,直奔主题。女人就不行了,她仿佛一部十分精密的VCD机,只能使用“正版男人”——音质画面无可媲美,然而纠错能力几乎为零,一点点划伤都会阻止她达到状态。女人在哭(当然也指正版女人)的过程中有更宽泛的视野,更能表达与整体环境的共情,她们更倾向于从和环境的互动中来调整自己的投入程度,和男人的触一而全发,奔腾宣泄形成鲜明的对照。由此看来,女人的课题大概是要把男人当作最重要的环境因素之一施与共情,变“盗版”为“正版”!

  “男人的进化实际上是缓于女人的…”(秦太太,2005)这话有一定的道理,当男人还在为灵与肉的分离抓耳挠腮之时,女人已经可以将灵与肉很好地统一了。“男人和女人间的悲哀实际是高级进化动物被低级进化动物所统治的悲哀”,这话我似乎不敢完全苟同,不过我宁愿做另外的表述: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悲哀实际上是“正版女人”被“盗版男人”所统治的悲哀!

(http://www.yywsb.com)
编辑:张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