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重遇 请让我爱你第二次
来源:哮喘病|儿童哮喘治疗|咳嗽变异型哮喘|季节过敏性哮喘的症状作者:哮喘病|儿童哮喘治疗|咳嗽变异型哮喘|季节过敏性哮喘的症状 阅读:57894
更多

后悔,是世上最愚蠢的事情。后悔,却不能重来,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

周遭是喧哗的音乐和拥挤的人群,他们,在扭动,在发泄,在寻找一种可以放纵的情绪。无人注意的角落,偌大的桌子上面摆满了空空的酒瓶。留着胡渣的男子,手上依旧拿着酒瓶灌着自己。脸上,除了不屑,在这昏暗的舞厅根本找不到其他任何神情。

夜,已深。街道,已被浓雾笼罩,除了迷离的霓虹灯,就只有来往的车那呼啸而过的亮光。晓壬,摇晃着从“转角-遇见”里面走出来。跌跌撞撞,沿着那无人的街头,往回走着。一路上,低着头,似在寻找曾经那被自己遗落的东西。

回到公寓,还是那无尽的黑暗,摸索着回到房间,倒下去,蒙头就睡。只是,不愿再去想,那温柔的笑脸。只是,不愿再去看,那空落却杂乱的房间。只是,不愿再去寻,那早已不在的身影。

落地窗前,晓壬端着咖啡,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潮,等着那迟迟未到的人。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抬手看看表,半个小时到,她该到了。她,脸上挂着的是自以为很可人的微笑,徐徐落座。此时,晓壬帮她点的拿铁端了上来,她,很优雅地端起来。而,下一刻,那杯拿铁全数落在了晓壬身上。

“我们分手吧!”

拿起餐巾,晓壬擦着身上的残汁,脸上,还是那副表情。她,狼狈地样子,扬起的手,指着晓壬,却在第二秒变成了擦泪还有乞求。可是,都没有意义了。晓壬决定的事情,除了他想,否则,谁都无法让他改变。

在晓壬准备弃她于不顾的时候,一位穿着店服的女生出现了。女生无声的望着晓壬,眼神,尽是不认可的指责。就是这无声的指责,让晓壬做不出那绝情的事情。晓壬,帮她擦干了眼泪,然后破天荒地跟她解释了是因为不合而分手,希望她从此过得更好。

她,妥协了,因为晓壬最后的温柔。这是晓壬第一次,跟一个要分手的玩伴解释。

晓壬,从此成了避风阁的常客。终于,晓壬知道了女生的名字,林汀。每天,唤着林汀林汀,除了她,不接受其他人的服务。就这样,坚持了两个月。

林汀,记住了晓壬,记住了他最爱的落地窗,记住了他只点卡布奇诺,也记住了,他嘴角那玩味却透着落寞的笑。

在一个下雨天,林汀拿出了自己的伞,看着门口,晓壬那孤寂的背影,不自觉想给他一点点温暖。一场雨,给了晓壬等待已久的机会。一把伞,给了晓壬最充分的理由。从此,晓壬对林汀展开了猛烈地追求。而林汀,也早已在下雨那天,就让晓壬触动了心弦。

晓壬和林汀,在认识的第三百天,住在一起了。

每日清晨,醒来都可以看到林汀娴静的睡脸。看着那描绘了无数次的轮廓,看着照在她脸上那浅浅的光,每次,都忍不住,吻上去。然后,就可以看到她缓缓睁开的睡眼,那淡淡的琥珀色,总能让晓壬沉陷其中。

下班回来,打开门那一瞬间,已经习惯了要看见林汀那熟悉的身影。看着她在厨房忙碌着,或是,在客厅看着电视,又或是,收拾着并不宽敞却因她而特别温馨的小窝。

假期,可以跟林汀手牵手,出去逛街购物。每次,在经过摆香皂的挂子时,林汀总要停下来,闭上眼睛深呼吸。第一次的时候,晓壬不知道为何要如此,以为林汀不舒服。结果问了才知道,只是因为林汀很喜欢香皂的味道。当晓壬说要买个回去的时候,林汀说:不需要,我就喜欢每次来到这的时候闻到这舒服的香气,这样,才会觉得它足够奢侈足够珍贵。

四月一号,如往常一般,晓壬下班回家。打开门,看到林汀蜷缩在沙发上,还以为是睡着了。晓壬轻轻走过去,刚打算伸手抱回房间的时候,林汀突然抬起了头。

晓壬觉得林汀的眼神有点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而林汀,盯着晓壬,心里,已转了百千回,一直思量着,要不要告诉他那个消息。想了一个下午,还是不确定晓壬的反应会是什么。合上眼,深呼吸,然后,缓缓地说道:壬。我,怀孕了。说完,却依旧不敢睁开眼来看晓壬是何表情,有何反应。


晓壬,却慌了,即使他爱林汀,却还不想因此而被束缚得紧紧的。转念一想,今天不是愚人节么,应该是玩笑吧。就笑笑,答了一声挺好笑的然后就转身回房去换衣服了,也没把它放心上。全然不知身后的林汀,因他那一句“挺好笑的”苍白了脸。

过了几天,思考再三的林汀准备找晓壬来次深谈。

当晚,准备休息的晓壬被林汀拉了起来。看着林汀一脸静肃,晓壬隐约意识到有事发生。果不其然,林汀接下来的话让晓壬钉在了那里,心,乱了。

“我想了几天,依然理不出一个头绪。所以,我现在想问清楚,你,是要这个孩子还是不要。”

脑里一直都旋转着“是要这个孩子还是不要”这句话,晓壬的思绪,停滞了。少顷,脑筋边快速运转。眼前,只能不要这个孩子,否则,就要被绑得牢牢的了。理出了思绪,便望向林汀。沉静地说:现在我们还年轻,不如,这个孩子我们先不要了。以后,等我们过够了二人世界再说好么。

林汀,静静地看了一会晓壬,点头认可了。

医院,手术室外,晓壬等着。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林汀被推了出来,看着病床上虚弱的林汀,晓壬心里有点愧疚有点痛,握着她的手,说着安慰的话语,而林汀睁开了眼,说了一句,而这一句,足以让晓壬发疯。

“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夜,守在病床边的晓壬,看着林汀。看着这个愿意为了自己多付出一切的女生,看着这个原是粉如桃花如今却如此苍白的女生。心,纠结了。如果,我可以坚强一点。如果,我可以坚定一点。如果,我可以勇敢一点。也许,我会牵起你的手,许你一辈子的相伴相随。

回到家,晓壬很用心地照顾林汀。可,心底却开始惧怕林汀那份矢志不移的感情。于是,在加倍疼爱的同时,也在逐渐逃离。

痊愈的林汀,也渐渐察觉出晓壬的不同。

这一晚,楼下昏暗的街灯,可林汀还是认出了拥吻的是晓壬和一个陌生女子,因为,那是再也熟悉不过的背影。抬起手,擦掉眼角滑落的泪。转过身,强迫自己忘掉那一幕。

可是,接下来。这样的情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追问晓壬却只得到沉默和闪躲的眼神。

林汀,死心了。收拾好行囊,静坐在客厅等着晓壬回来。

晓壬回来了,看着眼前的情景,他知道,成功了。林汀冷漠的眼神,让晓壬的心颤抖了一下。当听到林汀提出分手,然后告别时,晓壬痛了。嘴唇动了动,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不出任何话语。

看着林汀决绝地离开,晓壬后悔了。可林汀愈渐走远的背影,却不给晓壬任何挽留的机会。

空了。屋子,空了。心,也空了。

林汀走后,晓壬天天都跑去买醉。因为,醉了,就不用后悔,就不用痛恨自己当初的懦弱。醉了,就不会满脑子都是林汀的笑颜,就不会满眼都只看到林汀的身影。醉了,就会忘了林汀曾经说的话,就会忘了林汀刚知道自己名字时取笑是小人得志那一刻如向日葵般的笑容。

可为何,为何每次都要醒那么快,为何即使醉了,即使睡了,林汀也还是会出现在梦里。

又一次,清醒。睁开眼,却再也看不见那让晓壬沉迷的脸。痛苦地再次合上眼,低吼一声。爬起来,来到卫生间,恍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着扎眼的胡须。忽然就记起了,林汀曾说过,喜欢干干净净的男子。疯了似的寻找剃须刀,低下头那一霎,漱口杯里那两支相互依偎的牙刷,就那么突兀地刺痛了晓壬的眼。

晓壬,哭了,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

晓壬,彻底清醒了。明白再继续颓废下去也是徒劳,既然后悔了,就去找回林汀。

晓壬所有想的到的地方都找遍了,却依然找不着林汀,也得不到任何关于林汀的消息。林汀,就像是从这个城市蒸发了般,消失不见了。

晓壬不愿就这样放弃,但也无可奈何。边工作的同时,也在继续探寻林汀的下落。


晓壬的心里一直一直都在默念着:汀,如若可以重遇,请让我爱你第二遍,请让我给你一辈子的疼爱。

十一

两年了,依旧是那套空荡的房子,却被晓壬收拾成林汀还在时的模样。依旧是避风阁,那落地窗前面得位置,却唤不来林汀,回不了那时。依旧是带着玩味的微笑,那看似不屑的表情,却没人注意到眼角那丝疼痛。

走在超市里,晓壬低着头,思索着家里还欠缺什么。在经过香皂区时,不自觉地抬头去搜寻那熟悉的身影。赫然,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深呼吸的女子背影。晓壬呆了,屏住呼吸,生怕是幻觉。当女子转过身那一刹,晓壬暗笑自己想太多眼花了。心情,也一下子跌落到谷底。

晓壬沉闷地行走在街道,没察觉到已变了天,没察觉到路人那匆匆而过的步伐。当雨滴打在脸上时,晓壬才惊觉,只能狼狈地往家里方向赶。

在街巷的转角,一把伞遮住了那冰冷的雨。晓壬轻眨眼,看见还是那微翘的嘴角。猛抬手,擦擦眼,再望过去。还是不变的琥珀色眼睛,还是那淡淡的微笑浅浅的颜。

(http://www.yywsb.com)
编辑:娄军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