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错爱 谁比烟花还寂寞
来源:哮喘病|儿童哮喘治疗|咳嗽变异型哮喘|季节过敏性哮喘的症状作者:哮喘病|儿童哮喘治疗|咳嗽变异型哮喘|季节过敏性哮喘的症状 阅读:57901
更多

二零零九夏天,李默非爱丫头爱得死去活来。

是的,只能用死去活来来形容。李默非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丫头,告诉她今天的天气冷不冷,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记得吃早餐等等。李默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是往丫头的办公室跑,手里顺带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还有一份丫头最爱的慕斯蛋糕。

这样雷打不动的习惯,李默非一直坚持了三年。算起来,他也算是个痴情的人。尽管当时的李默非在公司里还是一名普通的小职员,但在整幢办公室里大家可都认识他的,就因为他对丫头的痴情。

李默非说,第一次见到丫头的时候,也是李默非踏入社会的第三天。他很无奈的被选中陪经理去参加一个酒会,原因是李默非长得还算过得去。那时,丫头正端着一杯红酒,波浪状的长发散在肩上,短的不能再短的迷你裙。眼神迷离,嘴角含角,就那样带着挑逗性的对他说:“嘿,你叫什么名字??”

彼时,李默非还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见了女生会脸红,特别是像丫头这种带着别样成熟风情的女生。李默非当时腾的一下,脸就红到了耳根子下面,结结巴巴地说了自己的名字。丫头斜斜的靠着沙发,吃吃的笑了。她还是头一次在酒会上看到这么害羞的男孩子。

李默非脸红的不敢抬头,甚至不敢跟丫头对视。但最后他还是悄悄看了丫头一眼,只一眼,丫头那明媚的笑脸就深深的印在了李默非的心上。

李默非旁听侧击几乎花光了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请那帮同事吃了一顿饭,终于要得了丫头的公司地址,附带着丫头的电话号码。第二天,他就辞职去了丫头的公司。

第二次见到丫头的时候,丫头显然对李默非并没有印象。只是淡淡的跟李默非打了个招呼,算是对新同事表示了一下欢迎。然后就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从满脸通红的李默非身边走了过去。

李默非看着丫头离去的身影,只是呆呆的说了声:好美啊!

邻边的男同事看到李默非的样子,以为又是一个纯情的小男生被丫头给迷住了。立马拉过李默非,告诉他:“你可千万不能喜欢上她。那种女人,不是你能追求的。”他郑重的样子倒把李默非唬住了,“那种女人是什么样子的女人,为什么我不能喜欢。”

一个星期下来,李默非从同事那边逐渐了解到丫头的情况。而公司同事对于丫头的看法,也大致分为两种:但凡是男人,对于丫头都是怀着一种只能欣赏,而不能追求的态度。但凡的女人,都对丫头有着恨之入骨的嫉妒。

其实这也难怪。丫头是那种生来就属于那种迷惑众生的妖精女人。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带着别样的风情,成熟妩媚。特别是丫头的笑,带着摄人心魄的力量,美的惊心动魄。几乎每一个见到丫头的男人都会被她的笑迷的神魂颠倒。

但使李默非真正爱上丫头的原因,却是因为她的眼泪。那一天,李默非新做的游戏企划又被上司批了个狗血淋头,他心情烦燥的去了天台透气,那里是他发现的秘密基地,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那里,吹吹风,看看云。

李默非到天台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丫头。丫头正和一个男人面对面的站着,从他们的神情来看,似乎是在吵架。丫头显得特别激动,一巴掌打到那个男人的脸上。那男人愤愤的说了一句什么就离开了。

李默非认得那个男人,是他们公司的业务主管。李默非曾经听同事们说,丫头正在和他谈恋爱,但是那个男人却是个不安分的男人,有了丫头以后,还试图染指其它的女人。终于在和一个三流的女明星传出了绯闻。

丫头在打了那男人一巴掌以后就没有任何动作了,但看她那一抖一抖的肩膀,李默非猜测着她应该是在哭。李默非在考虑着要不要上去安慰丫头的时候,倒是丫头自己儿朝李默非走过来了:“喂,小朋友,看够了没有呀??”依旧是带着几分轻姚的语气,说得李默非满脸通红。

在丫头与李默非擦身而过的时候,李默非突然说了一句让丫头震惊的话。他说,丫头,我不是小朋友了,我是一个男人了。他说,丫头,我喜欢你,我希望我可以保护你。

丫头笑了,笑的有几分放肆,笑的毫不顾忌淑女形象,笑得眼泪直流。丫头最终还是走了,依旧是那样风姿绰绰的从李默非的身边走过,只留了一句话给李默非。她说,你喜欢我,你凭什么喜欢我。

就凭着这一句话,李默非开始正式的追求丫头。他拼命工作,然后把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全部都花在丫头的身上。他给丫头送花,鲜艳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丫头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同事们劝李默非,说为了丫头这样的女人不值得,她那样的女人是不会喜欢你这样的穷小子的。李默非听不进去,他满心满眼都是丫头的影子,她的笑,她的泪。李默非再也不愿意看到丫头流眼泪,虽然在白日里,她是那样的坦然自若,风华绝代,但是那一刻的丫头,还是脆弱的像一个孩子,那张被眼泪哭花的妆,不停的在李默非的脑海里出现。

也有人劝丫头。虽然李默非还是一个小职工,虽然他没有钱,但是好歹他也算是眉清目秀,积极上进的好孩子。而且对丫头那样的痴心,将来一定会是个懂得疼爱丫头的好男人。

对于这些话,丫头不放在心上,李默非也当作耳边风。李默非对丫头的好,丫头视而不见。丫头对李默非的故意疏远,也被李默非的主动一点点击退。他们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持着。一直到丫头的离开。

丫头离开的很突然,甚至没有跟任何人说再见,也包括李默非。

有人说,丫头遇见了一个很好的男人,那个男人很有钱,也很喜欢丫头,他们一起出国了。也有人说,以前那个男人回来了,丫头重新接受了他,然后一起去了别的城市。还有人说,丫头是为了躲避李默非,所以才离开了公司。

总之,丫头就这样走了,没有任何留恋。在李默非的生命里,丫头是这样突然的出现,然后又这样突然的离开,不留痕迹。

丫头离开后,李默非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工作上,他埋头研究游戏软件,接连开发了好几款游戏,上级领导对他的印象很好,一路提拔。现在的李默非已经属于那种事业有成的男人了,但李默非却感觉到疲惫。

李默非决定在做完手上这个项目以后,就给自己放个长假。李默非现在开发的那款游戏,也是他接过最难的项目,虽然他有天赋肯上进,但那款游戏对他而言,压力还是太大。

李默非开始整夜的失眠,脾气变得暴燥不安,最后发展到连工作都进行不下去。他向公司请了假,决定出去散散心,或者会有灵感,目的地是丽江。之所以选择丽江,是因为以前丫头最喜欢的地方就是那里。

李默非只身一人前往丽江,那个曾经丫头向往着,如今他向往着的地方的时候,盛夏已经过了一半。

丽江的确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古老的弄堂,潮湿狭窄的小巷子。远处的山,近处的水,交错着铺叠成一幅浓郁的山水画。李默非就站在这样的一幅画里,回忆着初见丫头的情形。回忆着那轻轻的带着几分挑逗的话:“喂,你叫什么名字??”

“喂,你叫什么名字??”声音仿佛是从耳边传来,熟悉的感觉让李默非错以为自己依旧是在回忆里。但那一声确确实实是近在耳畔。蓦然回首,身后那倚墙而立,带着三分娇柔七分慵懒的美丽女子正是李默非日思夜想的丫头。

再次相见,李默非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尽管自己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小男生,但李默非见到丫头的那一刻,脸依旧红到了耳根子下面。反倒是丫头并没有顾忌许多,大方的拉过李默非的手,走,陪我四处走走。

这一走就走到了天黑,但丫头却丝毫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思。一路上,李默非知道丫头也是前几天才来到丽江游玩的,而且和自己住在同一个饭店。但是对于丫头这二年多来的生活,以及她当初的不告而别,她却丝毫没有解释的意图。

丫头不说,李默非也就不问。只是默默地陪着她走了一圈又一圈。月色下,丫头白皙的脸庞分外美丽妖娆。李默非看着看着,不禁醉了。比起第一次见到丫头的时候,她又成熟了许多。不过,也增添了不少风尘的气息。

在丽江的一个多月里,是李默非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白日里,他与丫头携手游遍了各个景点,看风景如画,人比花娇。夜晚,他们一起提着小灯笼,漫步于纵横交错的弄堂之间,月光静静,暧昧人气息悄悄流淌在两人之间。

而丫头对于李默非的态度比之从前,也有了天壤之别。她终于不再对李默非冷言冷语,甚至有些欲迎还拒的意味。李默非不解,但他确实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忽略了丫头过往的种种。

因为有了爱的滋润,李默非也仿佛有了灵感,仅仅三天的时间,他就完成了以前那个让他费尽心思的游戏设计方案。

李默非心满意足的看着电脑屏幕上模拟运作着的游戏方案,以及在一旁专心看书的丫头,觉得命运真的很眷顾他。如今,他事业有成,心爱人在怀里,生命中没有什么遗憾了。

次日,李默非便带着丫头返回了深圳,看着丫头手上的那枚闪着七彩光芒的钻戒,那是李默非送给丫头的求婚戒指。李默非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他要马上把这个项目做完,然后把丫头娶回家。

到达深圳的当晚,丫头精心准备了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说要为李默非提前庆功。李默非看着丫头在烛光下的脸,心就醉了一半。

李默非接到电话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头还很痛,是酒精的效力还没有完全消散。李默非挣扎着起来,寻找丫头的身影。房间里空荡荡的,丫头不在。

想起今天还要去公司,把企划案交给经理。李默非开始匆忙的洗漱穿衣,但他到书房的时候,却呆住了:液晶显示屏泛着幽蓝的光芒,机箱被人拆开了,硬盘不翼而飞。那里面,有他辛苦做出来的企划案,以及游戏模拟运行的所有数据比较。

李默非的心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良久,他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移动硬盘,放在笔记本电脑上开始敲打起来。那是他昨晚悄悄备份起来的文件。

手机响亮的铃声打破屋子里的沉寂,是经理的电话。他在电话那头大声咆哮,虽然隔着长长的电话线,依然能感觉到他的怒气。经理在那头质问他,为什么昨天说的企划案今天会在另外一家公司出现,而那家公司正是自己的死对头,如果他们成功开发这款游戏的话,会给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失……。李默非只是静静的听着,未了,轻轻的说了一句,放心,我会挽救的。

李默非最终也没有去公司,那份备份的企划案,最终只是通过他的助手交给了经理。而李默非,带着所有人的不解,悄悄的办理了辞职,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李默非离开的当天,助手打电话告诉他,另外一家公司的游戏在第二天全部死机,甚至连电脑都瘫痪了。他还告诉李默非,经理很高兴,说要给李默非加薪升职,希望他可以回公司。李默非只是静静听完,然后挂了电话。最后的一点事情也处理好了,自己也可以毫无牵挂的离开了吧。

真的毫无牵挂了吗,李默非的心突然生疼生疼的。他决定给丫头打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很槽杂,丫头的声音听起来也很疲惫。李默非告诉丫头,自己在丽江见到丫头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丫头的意图,只是他不愿意相信事实,宁愿相信丫头是真的回心转意,喜欢上了自己。

所以,在那份企划案里,他故意做了一个致命的漏洞,那是一个很隐密的漏洞,除了李默非,没有人可以察觉到。但是丫头最终还是背叛了他,她偷走了硬盘,就是为了那份企划案。

最后,李默非问,丫头,你究竟有没有爱上过我??

电话那端是长时间的沉默,就当李默非以为丫头已经挂了电话的时候,那头传来了丫头的声音:爱过,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看着我脸红的时候。

合上电话,李默非心底生出无限悲凉。这一场爱,终究是这样结束了。

(http://www.yywsb.com)
编辑:娄军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