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人生,与你同饮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14114
更多

时间的河流冲刷一切,让记忆变得很小,却很持久。一切都改变不了什么,也很难改变。因此,安静下来的时候,一点一滴的回忆,成为眼前温暖的景象,让眼角潮湿,心里感慨,一定是两三年以前的光阴了,与你同饮一杯茶,那是一种相遇之后一生都不会轻易再逢着的缘。

三月,淡淡的地气氤氲开来,含阴笼雾的日子,雨丝蒙蒙不湿人,却让人目光明亮。一间干净的小屋,稍稍的有点冷,有轻灵优美的音乐陪伴,心里一点都不觉得清凉空旷。一扇不大的窗子,抬眼就能看见对面的山坡上萌芽盎然的绿色。

你始终不笑,脸上保持一贯的瘦峭中的平静,捧出莹白色的茶具,净手焚香,虔诚得像个风骨凝霜的仙人,我在心里暗暗地愿望,那茶,不是大把大把的,该是迎春、梨花般的一朵,含苞未放的一朵,不要瓣舞香烈,不要色闹彩喧,就一朵,粉粉的白白的,清洗,冲泡,一股清莹的灵气沿茶盅盘旋而上,袅袅婷婷的开始荡漾,整个屋子都似乎屏住呼吸悄悄的等待。

碧螺春,铁观音,乌龙,或者茉莉花,玫瑰花,菊花,茶味不浓,名字本身就是一种诗意,像你我都在春天的草木间,不做声,只是手指轻轻的粘起小杯,慢慢的品,时间的珍珠一颗颗滚落,铮铮淙淙,小溪流经山涧,男人女人素面朝天,长长的黑发用一条手绢系住,松松散散的也被时间穿越,言语显得多余。茶,如一个未解人事的女孩儿,浅浅的眉眼让人暂时忘却了尘世的忧愁。

茶在,你便在,更似有神在。即使云流水逝,又何妨?不必理会,轻轻的一杯一杯的慢品才好。心驰远天,思绪飞扬起来,想起许多前尘旧事,感动莫名,泪下粘襟。

偶然之间遇见了你,挥手之间又离开了你。你,悄悄地行走在许多个与我相遇的地点,像一场不深不浅的情意,把我放归自己的爱情里,谁知道,爱的滋味要怎样品尝?谁敢说,自己已知爱有多深?世事变幻,难免沧桑,青春依旧的脸上泛起多少百转千回,彼此珍藏的情意,即逝的火花,瞬间即成永恒。

旅途人生,见过许多人饮茶。那是两年前,上海常德路195号,常德公寓,旧时的“爱丁堡公寓”,许多人都去寻找一个叫张爱玲的人,但被并不宽敞的巷子口的一个中年人阻止,一脸的不满,明明是民宅,偏偏有那多人要来看,有什么好看的啊!他用南方人的舌尖音说话,不像在埋怨,女性般的声音很好听,像张爱玲笔下咿咿呀呀的胡琴奏出的歌咏,他的手中握着一杯茶,目光冷漠悠然,也许在看到我们这些北方人的时候已经在拒绝了。他说,不知道有多少人住过这里呢!除此之外,没有打听到多少想知道的东西。

掩藏在闹市的弄堂,静悄悄的,都是些日常的生活情境,楼上许多窗户向外伸出细细的铁杆,杆上晾着颜色各异的衣服,窗台上摆放着常见的花草,有一阵没一阵的香气充斥人的面颊,再高处,是那空着的蓝天,没有一丝云彩。我转身回头,不甘心就这样向自己的旅行作了交代,脚步开始变得漫无目的,行走中,我发现,大上海依旧保存着许多旧时的建筑,灰灰的,像是一种曾经辉煌的象征,又似乎在告诉人们,时光过去的再久,也都依然沉浸在生活里,谁又能脱得了云水激荡的生活呢?就是张爱玲,漂洋过海不也常常怀念上海的时光吗?她甚至想在某个时候再回上海,但却成了终生遗憾。这个许多中国女人喜爱的痴情女子,虽然在胡兰成的日记里是一个大得抱不过来的女人,是一个为了爱情低到尘埃里的女人,硬是把女人的沉溺、恋旧和寂寞写到极致,当我在她和胡兰成的文字中穿梭,我的心无声的哭泣,因为爱情,张爱玲的眼里,生活被一再的浓缩,甚至仅仅是“童年的一天一天,温暖而迟缓,正像老棉鞋里面,粉红绒里子上晒着的阳光”,在她的文字里“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女人应该“曾经结结实实恋爱过”,这是她的心声,她唯一挚爱的胡兰成,爱过之后其实在心里早已把她当作了永久的知音,所以很坦然的,在苏州的乡下,花她的稿费却抱自己喜欢的娇小女人,还被微微的风雨里送钱的她看见。每次读到这样的文字,我总是暗暗地咬着牙,心灵的路口被一片洇湿阻挡。女人,为了情感,总是一再的失去自己,失去自尊啊!

在胡兰成的眼里,生活里的张爱玲长得实在不够精致完美,因此,她的文字里,爱着的女人都是美的化身,白流苏、红玫瑰、白玫瑰、王佳芝等等,她希望美的女人——该有美的身体,以身体悦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悦人。因此她的爱注定是忧郁的,“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这就是现实中的真爱,永远说不出口。后来的张爱玲真的是否爱美国的赖雅,我不敢肯定,起码,在国外,求生存是唯一的大问题。

现代化的大上海,热情,奔放,冷漠,又寂寥,冬天也常飘着默默地细雨,不是属于某一个人的天堂。在那里呆着的三天时间,我一个人穿过一条条大街,喜欢将脚步停留在旅馆下一间不大的茶屋前,兜里的银子只能让我喝茶。这是一间干净的屋子,人不是很多,我选择临街的座位,要杯荔枝味的红茶,一块巧克力甜点,慢慢的消磨时光。一连几天的午后,对面都是一个戴眼镜看书的男人,他也在喝茶。在茶的安慰里,我的思绪一直还在张爱玲生活的那条老街上盘旋,心情冰凉。透过玻璃窗,干净的大街上,美女们漂亮脸蛋上的表情也是冰凉的,她们尖细的鞋跟笃笃的敲击街道,像一幅幅消失迅速的风景画,再也追不上看不着。

一个人的茶,喝得有点慢,慢得令人感到温柔里还有许多惆怅。张爱玲小的时候对吃食很挑剔,后来到美国天天面对西餐,显得很懒了,吃饭经常凑合,不知道,她是否一直喝茶?她应该天天喝茶的,至少在茶香里,可以回到上海的弄堂。后来,我在相关的资料中得知,张爱玲的故居还没有被有关部门收回保护,所以,慕名者根本不能真正的看到什么,都是兴致冲冲的奔来,恢恢暗暗的离去,我不由得轻轻感叹,还是喝茶好,像对面的这个男人,眼神安详平静,令人想到许多善良的面孔和美好的事物。时光,一分一秒的离开,默默地无声里,各自饮茶,最终的一杯茶之后,我就要走出去继续我的旅行。

一路上,我的心一直为一个没有见着的女人感到遗憾,可遗憾也许本身早已注定。即便是提前约好的,依然该想到还有变数,何况,我硬是在寻找一段回忆呢!既然已在南方的路上,那,再去寻找一个生活在宋词里的伟男子吧!

广东惠州,苏东坡当年流放的地方,现在叫做“苏家围子”。连绵起伏的丘陵,一片片绿色的海洋,多得不知名的树木郁郁葱葱直扑怀抱,一直生活在北方,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密密匝匝的绿色,走近,更有一丛一丛的竹子像插花一样的生长在蓬松的泥土里,空气是湿热的,有风吹来,柔软细腻,要看得东西不多,走的路却很长。行走在当年苏子踏过的土地上,不由得要被苏子的人生境界所牵引。的确,作为女人,没有人不喜欢这个颠沛流离的大男子,无论是他的诗文,还是他的生活情致,读到深处不能不令人落泪,他为第一位妻子植松三万株,要多长时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王闰之、王朝云,这两位女子,先后陪苏子在黄州惠州儋州、海南一带度过了人生最后的时光,“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在苏子暮年的深情里,一直怀念着这三位半他一生的女人。惠州城西的丰湖边上,有苏子开辟的放生池,一湖净水,犹如苏子的一片丹心。避开政治的风云,苏子也是一个有情有意的伟男子,但正是在动荡颠沛的日子里,官场上挣扎了半生的苏子没有掩藏自己的真性情,一再的被贬被放逐,他都笑得日月灿烂,笑得山河添色,不是因为别的,爱,伴他一路风雨一路尘埃。     

在“苏家围子”周围的村庄里,散布着一户户农家乐,家常的饭菜,因为苏子的名字,令游人驻足。“东坡肉”、“东坡豆腐”、“东坡茶”……一连串的诱惑,让人差点忘却了沧桑人世。也许,距离苏子的年代实在太远,人们没有过多的忧郁,只是把苏子常常念在嘴里,像是一种自豪。几个游人聚成一桌,便可以吃饭、饮茶了,而我最喜欢南方普通人朴素平淡的茶,茶,自然要在紫砂的壶中冲泡,陌生的大家都很轻松,闲谈里是点点滴滴的旅途小事,一会儿功夫,茶味淡了,不知是谁,倒掉败叶,又续上一壶,依旧轻言软语的说上了。一天的日子,就这样,轻轻的缓缓的,在茶的时光里浓淡而去,每个人都在享受着一心一意的自然。相互望一望,微笑了,能够遇着,是机缘,一旦转身,便是下一程陌路,你我无语。

我,在他们中间,像自己人一样舒服。我想象,那倒掉的败叶可以晾晒做枕芯用,或者做花土的底肥,或者又回归最初的泥土。倾倒的一瞬间,感动来自手上软软绵绵的力量,落下的败叶,聚集一处,像流水载过的花朵,韶华胜极。

你也该在他们中间,你的目光给我此生一个小小的温暖,如果雨停了,我们一起沿河边溯流而上,我们的心该离得更近。

苏子生活在久远的时光深处,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北方。北方人的茶,没有刻意,喜欢就好。一杯条索紧致的爱品,可以冲泡许久都不愿换杯。曾细细的看过一个精致的女人,在眼前来回的走动,手里抱着茶杯,脸上的桃红如同杯中的活水,摇曳着,芳香着,饱满着,一颗红枣、几粒枸杞、几枚绿茶,在水中舞魅翩翩,眼热和喜爱立刻涌满心扉,茶让一个陌生的女人变得更加妩媚动人。我也常常泡着同样一杯茶,让人羡慕,自己动人。不知那女人的情怀可否还在?

茶如人生,蓦然之间,就是始终两端。爱过方知情浓。

惟你不同。一旦相逢,就难以忘却。但,茶中已是逝去的岁月。我们是无数擦肩而过的人,人潮中迎面而来,又相对而去,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陌生,一切,与爱情无关,与利益无关,却成为永恒。我们得选择各自的生活,如同珍爱自己的生命一样回归本真,拒绝偏离轨道,凡此种种,才是一个配得上饮茶之人。

自然的茶,自然的光阴,都要悄悄地经过日月江河的淘洗,我们渐渐爱上了回忆,那些爱过的,恨过的的片段,早已变成四季的阳光,从春天的嫩叶缝隙中细细洒落下来,落地时,时光的碎片已在冬天的接纳里,像温暖的棉被一样覆盖在身上。

与你同饮一杯茶,闪烁着隽永的光芒,好一杯人生的真味。

与你同饮一杯茶,一再的溶解着心情,令人怀念与你无关的爱情,月与树影儿,都不必说了,人心是不待风吹自落的花。我们饮过的那些败叶,已经长成一棵棵繁茂的茶树,长成茶树上一片片泛青的细叶,云飞雪落的时候,爱的故事,就是一杯淡淡的新茶。

茶,饮多了,清淡如水;茶,饮深了,享受一种情感。但我必须忍住莫名的忧伤……

(http://www.yywsb.com)
编辑:刘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