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有一种欺骗叫真爱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32190
更多

他是我表叔公,心脏不好。医生说,想要多活几年,就不要让他受刺激。医生的话,他正在读研的儿子牢记于心。

突然有一天,我表叔公的儿子兴奋地说,爸爸,为我祝福吧,我被法国一家名校录取了。我表叔公听了,心里当然高兴。

但儿子走后,表叔公更加孤单。虽然经常会接到儿子的电话,然而他仍然思念儿子。这份思念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浓烈。

后来儿子说,电话太贵了,我们以后就上QQ说话吧。但要一个从来没摸过电脑的的老人上网聊天,谈何容易!

但我表叔公没有放弃,他报了一家电脑打字班,风雨无阻。隔壁邻居看到表叔公的这份执着的心,就送了一台旧电脑。

表叔公学得很快。两个月后,他一分钟马虎能打出二十几个汉字。社区管理员看到这些,眼中流出了眼泪。但我表叔公忽略了旁人眼底的忧伤。

“我学会上网打字了。”儿子再次打电话回来时,表叔公兴奋地说。这次,儿子赞美的话很多,但我表叔公明显感觉到儿子的疲惫,但也没多想。

表叔公和儿子约定在每天晚上8点同时上网。

K K

视频里,每每看到儿子在异国他乡的电脑前他就觉得很安心。通过耳塞听到儿子的声音他也觉得很满足。他认为,这就是“天伦之乐”吧。

但慢慢地,表叔公的儿子越来越少出现在视频上。后来,视频和音频也打不开了。儿子说,那是因为摄像头坏了,并说以后有什么事就在QQ里聊。

表叔公心里虽然很想看见儿子熟悉的脸和听儿子熟悉的声音,但他没再说什么。他心想,儿子大概是心疼花钱。

表叔公和儿子仍然每天8点左右约定在网上。

大概是为了安慰孤独的父亲,表叔公的儿子时不时会通过QQ发一些在法国照的照片回来——凡尔赛宫前的、大学图书馆前的、巴黎铁塔前的、与巴黎一位女孩合影的……

看着儿子在异国他乡照的这些照片,我表叔公经常流下幸福的眼泪。在社区管理员看望他的时候,他就会骄傲地拿出这些照片……他觉得自己的儿子长大了,出息了。

一年后,我表叔公的病情突然加重。我、我的父母、社区管理员都到了。

表叔公清楚自己时日不多,就对我们说,务必让他的儿子回来,不管有多远!

但我们除了流泪还是流泪。

老人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抓住我的父亲问:“你们告诉我,我承受得住……”父亲吱唔了半天,在大家的默许下,说出了事件的真相……

一年多来,和我表叔公在QQ里聊的并不是他的儿子,而是社区一位志愿者……然后,我父亲指着人群后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但我儿子呢?……”表叔公痛苦地问,眼里充满绝望。

我父亲继续说下去。

“他一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因为你心脏不好,之前,他一直瞒你。他得了绝症,已经很严重了,到了肺……”

父亲接着说:“一年前,他告诉你去了法国——其实是去了同城一家医院。在他弥留的最后时间,他是和你在QQ里聊过。但当他说视频坏了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了。他走的时候只有一个请求,就是找一个人代替他继续和他的父亲聊天……而在法国的那些照片,是替代者用绘图软件处理的……”

我表叔公听完后,良久没有说话,一会儿又突然微笑起来。他示意那个替代他儿子的社区志愿者走到床前,然后抚摸着他的头,嘴里一遍又一遍说:“好呀,好……都是我的好儿子……”

表叔公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他没有过度悲伤。但八个月后,他却在社区一场联欢会上突然死去,年66岁。

而在表叔公的葬礼上,应我表叔公生前的要求,那个曾为社区默默无闻服务了二十多年的志愿者,披麻戴孝,尽到一个儿子的本份。

(http://www.yywsb.com)
编辑:刘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