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疑患被害妄想症 踹倒母亲跳楼自杀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12107
更多

汪某是一名年仅37岁的电气工程师,拥有一个和睦的家庭和辉煌的前程。然而最近几天,他的情绪突然发生变化,变得战战兢兢,还经常表现出难以言表的惊恐。昨天一早,他爬到家中的窗台上说“要看太阳,怎么不见太阳”?继而手舞足蹈。70岁的母亲发现了儿子的异常举动,赶紧过来劝阻他,而平时十分孝顺的汪某却出乎意料地一脚将老母踹倒在地。母亲伤心地出去找邻居来帮忙,但刚出门就听到楼下传来了一声闷响,等她再回去时母子已经阴阳相隔。

男子坠下险些砸到路人

早晨7点左右,去买菜的张大妈路过南京三牌楼附近的开元新寓东侧的小路时,突然听到身边小高层住宅楼的晒衣杆发出“乒乒乓乓”折断的声响,抬头一看,只见一男子从楼上掉了下来,瞬间砰然落地,顿时男子身下一摊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张大妈差点晕倒:男子落地的位置离张大妈不到两米远,张大妈因此差点被砸到。接着,楼上传出一名老太太的呜咽声。声响也惊动了楼上楼下居民:“糟糕,有人跳楼了。”一位居民说,此前听到楼上有吵闹声,以为上面有人吵架,没想到是有人跳楼。这里靠着菜市场,很快,现场聚集了很多围观者。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太,跌跌撞撞从小区大门绕出来,喊叫着说要看看儿子,被几位邻居拉住了,因为男子死状很惨,担心老人经不住打击。突如其来的悲剧降临,老人还没有缓过神,虽然没有掉眼泪,但表情却是无以言表的悲痛。

警方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拉起了警戒线,死者下穿蓝色裤子,上穿灰色针织衫,由于属于非正常死亡,到场的110民警立即通知了刑事勘查人员到场。男子是从开元新寓11楼跳下,被晒衣杆接连挡了几次,10楼、9楼、8楼、4楼住户窗外的晒衣杆均有不同程度的损坏,但最终没能挡住迅速下降的身躯。不久,刑事勘查人员到场,法医戴上手套在现场检查一番,拍了照,然后用白色的袋子将男子包裹,并用车辆运走。民警上楼走访时,得知事发前,11楼的这户人家只有这母子两人在家。他们原籍均是江西人,男子姓汪,37岁,是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的电气工程师,房子是几年前买下的,而母亲不久前才到南京。随后,汪某的母亲和民警去了派出所。据该楼的邻居说,事发前,听到这户人家传出吵闹声,起先以为是家庭纠纷。

儿子跳楼前把母亲踹倒

昨天晚上6点40分,记者来到开元新寓汪某的家里。这是两室一厅的房子,由于出了事情,汪某的姐姐、妹妹及妻子均赶了过来。汪某的妻子因伤心过度一直呆在房间,记者没有能够见到。汪某的老母亲,头发花白,身体也不好,坐在椅子上发抖,逢邻居来看望,都是一阵呜咽。小女儿拿了一件衣服披在母亲身上,一直抱着她。

“孩子他爸爸刚过世不久,之前也是卧病十几年,都是我在老家照顾,丧事办完之后,我就到南京来看病,儿子要我陪他住一段时间。他是个孝子,带我乘公交车在市区四处游玩,还教我发短信,说我把他拉扯大不容易,还照顾卧病在床的父亲十几年。”汪母说,星期天,儿子还带她出去逛逛,回到家里就一直不正常,到了夜里12点钟才开始洗澡,洗了很长时间,还在卫生间里弄得叮咚直响。“我催他快点洗,别影响邻居休息。他回答,我要洗干净一点。后来,才发现他竟然把卫生间内挂毛巾的五金件都拆下了。”汪母说,儿子说这些都是凶器,都不要了,他害怕。到夜里,儿子一直不正常,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其间还爬起来在客厅里打太极拳,实际上儿子没有学过太极拳。到了次日早晨6点钟,汪母起来烧了稀饭,还问儿子要不要吃点心。汪某告诉母亲:“这些事,你自己去办就行了。”

当汪母买回点心回到家中却发现他用金属杆冲砸窗户,汪母还劝他有病去看医生,砸窗户有什么用,汪母就阻止儿子。窗户边有沙发,汪某很快爬到窗台上,探出身体望天,还说“我要看太阳,怎么没有太阳,我怎么就看不清楚太阳呢。”汪母就劝儿子,太阳还没有出来呢,一会儿就能看到,你快下来,危险!说着,汪母就去拉拽儿子,儿子突然狂躁起来,一脚将母亲踹倒在地。

“我恐怕是拉不住他,我赶紧去喊邻居来帮忙,刚走出门就听到一声闷响!”说到这里汪母呜咽起来:“满脸是血,真是太惨了。”汪某的妹妹一边劝母亲,一边说,哥哥突然的变化,让她们无法接受,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

他告诉母亲接到恐吓电话

在询问汪某的情绪变化时,汪母说,儿子生活很有规律,早上7点上班,晚上7点到家。但这几天,她察觉到儿子有点惊恐不安,好像受到了刺激,她劝儿子到医院去看看,但是儿子没有听她的。上个星期五晚上6点半左右,儿子就到家了,情绪很低落,还告诉她,他刚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人恐吓他。

“我问他,有谁恐吓你。”汪母说:“儿子这么描述,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有我家钥匙,我问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的,对方就挂断电话了。”汪某还向母亲描述,他在办公桌下看到一袋金属物件,他很害怕,就把袋子拎出去了。“儿子为什么要拆卸下卫生间的金属物件,恐怕是与看到的那袋金属物件有关。”汪母说,儿子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电气工程师,干了两个月了,就要签约了,单位还要把一幢大楼的电气工程交给他负责。但不知道为何,儿子说签合同时要妈妈陪着去。“当时,我还讲,哪有这么大的人,还要妈妈陪着去单位。”汪母说。

汪某的妹妹说,哥哥1990年就到南京来上大学了,多年来一个人在南京打拼。“哥哥平时很喜欢看书,他的工作性质也不像生意场上尔虞我诈,不可能得罪什么人。”汪某妹妹说,昨天哥哥单位的办公室主任还说,哥哥在单位人缘好。汪母指着一堆书籍说,这是最近刚买的,他不喜欢在家用电脑,说“我不要用,有辐射,用多了,我的脑子就废了。”

记者昨晚询问鼓楼警方,一位警官说,这起事件要经过法医鉴定按程序办,有关情况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任国勇)

-心理专家

被害妄想症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针对汪某的情况,南京心理危机干预中心张纯主任认为,如果他老母亲所言属实,汪某很可能是陷入被害妄想症。被害妄想症是妄想症中最常见的一种,患者往往处于恐惧状态,感觉被人诬陷,遭人暗算,财产被劫,被人强奸等。被害妄想症往往有自杀企图,如不早诊断早治疗易酿成大祸。

造成这种缺陷主要与原生家庭和依附关系有关。有几种表现可以看出来,诸如没有安全感,表现是把金属杆当作凶器,没学过太极拳却打起太极拳,让母亲陪他去单位,怕用电脑;甚至把最信任的母亲当作敌对方,用脚踹开,诸如十分敏感多疑。表现是单位马上要签约了,但领导的信任对他来说却有可能转变成一种压力,因此作为这类人群的同事和家人,一旦发现他有反常的情况,要密切注意。

资料显示,在我国,被害妄想症的发病率已超过总人口的千分之三。但令人担忧的是,人们对它的认识却相当贫乏,相当一部分人感到恐惧、焦虑、郁闷时找不到恰当的排解方法。精神方面出了问题,家人或朋友都不会把它当成病态。

但究竟汪某因何自杀,还要等警方最终的调查结果。

(http://www.yywsb.com)
编辑:刘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