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制贫困生的“心灵鸡汤”
来源:网络作者:如意 阅读:10411
更多
都市的繁华与自身的困窘,内心的渴望与条件的局限,校园的热闹与心头的落寞……强大的反差落在五彩斑斓的大学校园里,贫困的帽子重重地压在一颗颗孤寂的心灵上。贫困生,作为一个特殊群体艰难行走着。

  

  秋季开学,武汉大学风雨操场上,热热闹闹的新生接待处,一块打眼的“绿色通道”宣传牌后,申请助学贷款的学生排成了一条“长龙”,有说有笑。

  在记者端起相机的那一瞬间,镜头中的灿烂笑容开始凝固,人也变得局促起来,不是别过头去,就是把头深深垂下。

  记者小心翼翼地提出采访请求,仍遭到不断的婉言拒绝。最后,一位来自十堰山区的学生小周表示,采访可以,但不拍照片,不留真实姓名。他坦言,出于自尊,不想让同学们知道他家穷得叮当响。

  开学半个月后,小周明显感到差异:自己月生活费180元,而那些富学生,手机费一个月就500多元;有的请同学上馆子,一顿饭就花二三百元。

  贫困,使得小周与其他同学有些“格格不入”:同学们送别军训教官,小周没钱凑份子买礼物而躲到一边,连上前与教官告别的勇气都没有;班上组织郊游,小周却呆在寝室里看一整天书,中饭就用两个馒头应付;室友提议买饮水机,小周第一个站出来说“没必要”;同学请吃饭,担心不能“礼尚往来”,小周不愿去……

  “没想到,我曾无比向往的大学生活竟让我如此郁闷。”小周的眼睛里抹过一丝忧伤。

  

  心理贫困,是指贫困大学生由于经济贫困,而产生一系列个性特征和心理健康上的变化。

  湖北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谢桂阳给出的以上定义来源于她的测试发现。

  谢桂阳曾对185名贫困生和271名非贫困生进行测试。结果表明,贫困生与非贫困生作为同龄人,除了拥有坦白直率、沉着自信、独立性强等共性外,还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贫困生在个性特征上,紧张性和有恒性高,兴奋性和幻想性低;在行为上表现为节制、认真、有恒负责、细心周到、尽职尽责、现实、讲求实际、紧张困扰、严肃、审慎、拘谨、内省、依循成规、力求妥善合理;在心理健康状况上,躯体化、强迫症状、人际关系敏感、敌对性、精神病性5个方面得分高于非贫困生,这一结果显示他们心理健康水平过低,容易罹患各种心理疾病,在人格和心理健康上都陷入了“心理贫困”之中。

  女贫困生更容易产生心理贫困。从日前中国扶贫基金会公布的《高校贫困女大学生状况调查报告》来看,有84.7%的贫困女大学生承受着家庭经济困难的压力。

  湖北教育学院女生人数占全校总学生数的60%以上,该校学工部部长周忠深有体会地说:“女生本就多愁善感一些,若来自经济困难家庭,自尊与自卑心理的冲突更大,思想包袱更重。”

  沉重的经济负担给贫困生带来了巨大精神压力。因为贫困,他们学习条件有限,英语口语、计算机使用、独立思考能力明显低于其他同学,在新环境中获得较低的社会评价让他们自卑;因为贫困,他们千方百计寻求打工机会,经常处于一种想打工又怕耽误学习、想学习又想打工挣钱的矛盾冲突之中,长期无法解除的心理冲突使他们抑郁;因为贫困,他们不愿意与人交流,害怕会因暴露自己的短浅而遭到耻笑,别人一颦一笑、一字一句都使他们敏感。

  贫穷,对有些学生来说,是一种隐私,是心灵的一道伤痕。

  因为贫困,所以敏感、脆弱、自卑、封闭,一些同学在各自狭窄的思维空间里越走越极端,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今年9月,湖北某大学贫困生黄某没有办理宿舍入住手续,在南京溺水身亡,警方认定是自杀。

  据省教育厅数据显示,武汉高校每年因为心理疾病而休学、退学甚至自杀的大学生,约占总数的千分之一。

  贫困生的心理贫困,是一个沉重却不可不正视的话题。

  

  有教育学者认为,“贫困大学生群体”出现在1998年。当年,中国高校招生收费全面并轨,免费上大学成为历史。次年,高校扩招,直接带来了高校贫困生大规模增加。

  “但我并不主张把‘贫困大学生群体’单列出来,心理学上很介意这种‘贴标签’的做法。”中国地质大学心理咨询中心郭兰教授说,“标签,就是一种心理暗示。”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一个出生在鄂东平原的贫苦女孩,被“贫困生”这顶沉重的帽子压得透不过气来,勤工俭学想换份自己更喜欢的工作遭老师白眼,和城里同学交往被当成是图人家钱财,就连在旧衣服上缝朵花也被人笑话“吃都吃不饱,还臭美”……

  “贫困不是他们的错,他们需要真正的理解与尊重。”郭兰说。

  可喜的是,各高校都已成立心理咨询中心和勤工助学中心,把关注贫困生的心理健康和鼓励他们自强、自立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精心烹制贫困生的“心灵鸡汤”。

  中国地质大学的“寒窗之家”俱乐部,是一把打开贫困生“心灵之窗”的金钥匙。在这里,贫困学生不会感到害羞和拘束,尽情地展现自我。

  湖北教育学院开放“心海航灯”恳谈室,聘请专业心理医师对学生进行个体辅导,前来恳谈的学生络绎不绝,常常排队排到两天后。

  武汉大学启动心理危机预警及干预机制,抢在学生由心理疾病爆发成行动失控之前进行心理援助,避免悲剧的发生。

  专家们指出,在期待他人理解、尊重的同时,贫困生自己更应该在生活、心理上都要自立。

  刘峰,武汉大学热能与动力工程专业学生,父母种田,妹妹读大学。他同时做两份勤工助学工作,担任学生干部职务,荣获国家一等奖学金,赢得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尊重。刘峰说:“贫困,既然无法逃避,那就坚强面对。生活的磨难出现太早,反而让我更自立自强。”

  这句话,令记者想起海洋里一种叫“珍珠贝”的小生物,每当有一些泥沙类异物进入到它软软的身体时,它总是把它们温柔地包裹起来,直到化为一粒珍珠。同样,人如果能将贫困、挫折和磨难用心包容,日久天长,它们也会化作内心的颗颗璀璨的珍珠!

编辑: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