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整合的反对意见
来源:网络作者:如意 阅读:14215
更多

      斯塔茨的观点并没有得到普遍的赞同,一些心理学家认为心理学根本就不存在分裂的危机,另外一些心理学家虽然承认心理学存在着分裂的危机,但却认为斯塔茨的整合主义是不可取的。美国哈佛大学学者麦克纳利(McNally,R.J.)援引科学哲学家库恩的最新观点反击斯塔茨。库恩在1991年哈佛大学的一次学术讨论会上发表了题为《科学历史哲学中的问题》的讲话。在这篇讲话中,库恩认为文化实践(如宗教、军事、科学)的发展过程类似于生物学的物种形成过程。伴随着巨变或革命之后,就会产生类似于新物种的新学科,这些新学科又相互交叉,产生更新的学科。科学的大树逐渐向外伸展,所产生的枝枝叶叶所共同分享的根基越来越少,相互之间的共同因素也日益减低,甚至相互的交流也变得困难,但这并不能阻碍科学的进步。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物理学。传统的物理学家可通过阅读《物理学概览》来了解整个领域的发展状况,但是如今这份杂志已一分为四,变成四份更为专业化的杂志,没有那位物理学家有时间和精力以及如此广泛的知识面去阅读这全部四份杂志中的两份以上的杂志。然而,尽管物理学破碎成小的专业和领域,物理学依然保持着进步的特点,并被人们看成是“成熟的科学”。因此,麦克纳利认为,库恩的观点表明心理学的危机并不存在,分化与多样化是科学的生命力,是科学发展的必然结果。 

     许多心理学家尽管认为心理学的确存在着分裂和破碎的状态,但却不赞成整合主义的观点。后现代心理学从反对总体性,主张多元与宽容的角度出发,认为心理学追求整齐划一、一统天下的理想是现代主义的遗产,是心理学的“宏大叙事”。从后现代主义的角度来看,科学的专业化和分化使得不同学科和学科内不同的分枝的科学家之间出现了明显的分裂和隔阂,以至于科学家之间难以找到共同的语言和话题,但这并不是危机,而是后现代科学的实际状况,因此,后现代主义者要“激励分歧,并维护分歧这个名称的荣誉”,[1]鼓励多元共生,异质共存。德国心理学家笛克森(Dixon,R.A.)从波普的证伪哲学观点出发,认为科学理论只能被证伪,而不能被证实,因此我们需要多样化的理论。由于心理现象如此复杂多变,因此也需要多种理论去解释,需要多样化的方法去调查。如果整合得以实现,则科学的发展就会在单一的理论上循环往复,所以心理学根本没有必要实现整合。美国心理学家克兰兹(Krantz,D.L.)则认为科学有不同的种类,心理学家之所以希望整合,是因为心理学崇拜物理学,认为有朝一日心理学也可以像物理学那样成为统一的学科,实际上,心理学由于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和多变性,心理学家不可能从事统一的研究,“我相信,统一的心理学的更为现实的模型是:一个杂乱无章的联邦……心理学由于有这样多的问题需要研究,因而这门学科几乎不可能调动大批的研究者对任何一个单一的问题从事统一的、和谐的研究……如果心理学成为一个和谐的大家庭,那么心理学就必须以牺牲多样性的、合法的研究兴趣,或者把多样性还原为某种表面的共同性为代价”。[2]

     有些心理学家并不反对整合的尝试,但是他们对心理学整合的前景表示悲观。在以往的文章中,我曾把美国著名理论心理学家库克看成是心理学整合的激烈反对者。进一步的阅读发现,库克并非反对心理学的整合,而只是认为心理学整合无望,是一个悲观论调的持有者。库克认为,由于心理现象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心理学注定只能成为“心理研究”,而不能成为“心理科学”。克莱西(Krech,D)也持同样的悲观论观点。他指出:“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科学、技术、职业、艺术、认识论和哲学的混合物——其中许多遥远相距,联系甚少——它被称之为‘心理学’。我们仍可以致力于寻找某些一般的概念和原则,这些概念和原则可用于整合心理学。但是,当这些整合的概念和原则延伸至覆盖心理学的整个活动范围时,将被证明仅仅是一个人为的编织物,极其脆弱”。[3]

     有些心理学家虽然认为整合是必要的,但是却并不主张任何人为的整合,而认为心理学的最终整合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美国心理学家维内(Viney,W)认为,心理学的一元化和多元化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心理学的一元化即心理学的整合固然是可取的,但是整合必须建立在经验的基础上,而不能建立在抽象的理论思辨上;“整合不是一个人为的产物,它是那些最好的经验工作自然而然的结果,或许它会变得如此紧迫,以至成为不可避免的”。[4]换句话说,心理学的整合是一个自然而然过程,当经验心理学发展到一定阶段,心理学的整合自然“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决不是人为的探索所能实现的,所以整合的努力是不应该受到鼓励的。

[1] 利奥塔, 后现代状况。  见王岳川主编:后现代主义文化与美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 53页。 

[2]  Krantz, D L. Psychology’s search for unity.  New Ideas in Psychology, 1987, Vol.5(3): 337

[3] Krech, D. Epilogue. In Royce, J.R.(Ed): Toward unification in psychology.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70: 300

[4]  Viney, W.  The Cyclops and the twelve-eyed toad: William James and the unity-disunity Problem in psychology. American Psychologist. 1989, Vol.44(10): 1264

转自《理论心理学研究网》

编辑: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