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依德关于人和社会的观点
来源:网络作者:如意 阅读:60938
更多

弗洛依德关于人和社会的观点

在精神分析理论中隐含着关于人关于社会的观点,也许甚至包含了世界观或人生哲学。虽然弗洛依德一直努力建立一个以科学为基础而不是以哲学为基础的理论,一个与其个人生活和所处时代的偏见无关的理论,但精神分析却反映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欧洲科学界的主题。弗洛依德的理论建立在观察基础之上,并且主要是对维多利亚时代中上层病人的观察。

  精神分析关于人的观点,其核心即把人看作是一个能量系统。这就好象是一个系统,能量在当中流动,转移,或者象水坝挡水一样积累起来。总之,能量是有限的,如果以某种方式使用了,则以其它方式使用的能量也就相应地减少。用于文化目的的能量抽取自用于性目的的能量,反之亦然。如果能量在某一表现渠道受阻,他就会发现其它途径,通常是阻碍最少的那一个。所有行为的目标就是愉悦,也就是紧张减除或能量释放。

  为什么会对人类行为进行这种能量模式的假设?这种假设可归因于科学家在能量动力学领域内所做的令人鼓舞的实验研究。比如,依据十九世纪物理学家赫尔姆霍兹的能量守恒法则,事物和能量可以转换但不能被消灭。不仅物理学家而且其它门类的研究者也在探讨系统中能量转换规律在各自领域中的适用性。

  前面已经提到过,弗洛依德在学医时深受生理学家布鲁克的影响。他认为人是各种力量按能量守恒原则所推动的,这个观点显然被弗洛依德转换到人类行为的心理学领域中来了。能量和动力观念的时代提供给科学家们一个关于人的新观念,即“人是一个能量系统,人服从如同肥皂泡飘动现象和行星运行现象所遵循的规律那样的物理法则。”

  除了把人看作是一个能量系统之外,还有人是被性的和侵犯性的本能或驱力所驱动的观点。弗洛依德关于侵犯性在人类行为中的重要性的确良观念是基于观察的,但对观察的解释却具有明显的哲学性质。比如,在《文明及其缺撼》一书中,弗洛依德说道:“在所有这些后面的那一点真理——人们是如此急于否定它——即人类并非是温和友善的盼望着爱的生物,并且在受到攻击时只是简单地保护自己,但是大量存在的侵犯性不得不被认为是本能天性的一部分。”弗洛依德继而认为侵犯性本能位于“所有人与人之间的各种情感和爱的关系的底部——可能的一个例外就是母亲与其男性孩子之间的情感关系”我们已经注意到了在漫长而血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弗洛依德在1920年出版了他关于侵犯性和死本能的理论。

  连同侵犯性驱力,弗洛依德极大地强调了性驱力以及这些驱力之表现与社会之间的冲突。这种对性压抑的强调与弗洛依德及其病人所生活的维多利亚时代有着特别的关系。对于弗洛依德来说,一个追求愉悦的人也就处于与社会和文明之间的冲突之中。依据“快乐原则”的人类功能在寻求所有欲望的“毫无约束的满足”。然而,这样的一种运作方式与社会和外部世界的要求背道而驰。原本从对愉悦和满足的追求中释放的能量现在必然被压抑并且转而流向与社会目标相一致。弗洛依德相信科学活动和艺术追求,实际上文化产物的整个范围,都是以较为直接方式进行表现受到阻碍的性和侵犯性能量的表现形式。

  个体与社会之间冲突的另一个可能的结果是痛苦和神经症。实际上,按弗洛依德的说法,在文明社会中进步的代价就是痛苦,幸福的丧失,高度的罪恶感。甚至于放弃现代文明而返回原始状态也是值得的。

  我们能够从以上的内容中知道,在规范的人格理论概念体系之外,精神分析理论中隐含了关于人的观念。依据这一观念人类和其它动物一样被本能和驱力所驱使并且以对愉悦追求的方式运作。人们就像一个能量系统一样运作,建立,保存以及释放,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基本上都是相同的能量。所有的行为都是有原因的(被决定的),当中的大多数由觉知范围之外的力量所决定。最后,精神分析理论是持本能论观点的,认为人们一直在寻求降低本能被挫的程度。

  总而言之,人是一个能量系统,被性及侵犯性驱力所驱动并且以对愉悦的追求而运作(紧张的解除),按照规范性的法则而发挥功能,但是经常觉察不到决定行为的力量,并且基本上处于与社会对本能表现进行限制的冲突之中。


编辑: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