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时开心表现比表达自己更重要
来源:0作者:0 阅读:7152
更多
关心别人最关心的,通常能打开话匣子。在一个场合中,我遇到过一个认识的主编,打了几句哈哈后就没话说了。后来发现她和别人聊得热火朝天,原来是对方问到了她的宝贝女儿。当然,那时我还没有孩子,不知道这个话题天高海阔的内涵。
但这个原则仅限与利益无关的话题,比如孩子啊,球技啊,NBA啊等等,若问起项目的中标价,本届选举的内定名单,就像问女人的年龄和商人的收入一样,让人讨厌了。
不懈向细节挺进。这个聊天的技巧和创造好的文学作品的技巧是一致的。台湾主持人蔡康永在谈到《康熙来了》的成功时也提到这一技巧。只说“和女朋友去逛街”太平淡了,“和女朋友在电脑城逛了两个小时,最后女朋友买了个摄像头,为的是和另一个男生聊天,并坚持自己买单……”才有趣。
细节越细,留下的印象越深刻,作品越好看,聊天越成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介绍一个新闻系的工作技巧给你:5个W加一个H,多问Who,Where,What,When,Why以及How,细节就来了。但和采访不同的是,聊天的时候,不仅要对方乐于交待5个W和一个H,自己也需要不断自我爆料才行。
一次好的聊天就像一段好的相声,既需要逗哏,也需要捧哏。逗哏是需要天赋、个人魅力以及技巧的,通常是话痨子的专利。但捧哏人人做得,只要你甘当绿叶——而根据我的观察,这个素质也相当稀缺,更多的人还是愿意自己当红花,这当然会引起其他红花的排挤。所以,当不了红花不要紧,会当绿叶也是很受市场欢迎的。
技术高的绿叶,需要适时地给红花提内容的醒——比如:你当时签下那个单时不也很搞笑么?还要适时地制造戏剧冲突——比如:别乱讲了,我记得当时根本不是你骂他,而是他骂你嘛——目的是为了给“红花”火上浇油,让聊天的场面更加烈焰熊熊。
当然绿叶需拿捏火候,若红花一时语塞,找不到台阶下来,绿叶还得赶快给人家端台阶,不然就结了梁子,虽然红花的挫折承受力普遍较强,但凡事都有个限度。客观地说,我算是优质绿叶,因为我不擅和不熟的人谈得热火朝天,却擅长自嘲而且不怕被嘲讽。
偶尔我也客串红花,在和比我更闷的人交往时。总的感觉是,做红花比较累,一边嘴里在说话,一边脑子里要想着这个说完了,下面说什么。而且我发现虽然我也听过很多段子,可是当我想复述时,却往往不是忘了开头,就是忘了结尾。
因此如果不是必须做逗哏,我个人还是倾向于做捧哏。事实上,如果你能让一个人对着你滔滔不绝地讲下去,也会引起对方的好感,这种好感甚至比你对他滔滔不绝地讲段子更强烈。
初次见面时的聊天,开心比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更重要。社交场上的老外很多时候在这方面更加机灵。一次遇到位《WhenChinaRulestheWorld》的作家,因为他在书中举了很多历史上中国统治世界的例子——连中国皇家的马球疑似高尔夫球的雏形也写在里面,并进而推断出中国统治世界只是个时间问题的结论。
于是我对他说:“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热爱您的结论。”他反问我:“你指的是高尔夫球那一节吗?”我一时想不起怎么回他,只好哈哈了事。当晚回家后,我万分遗憾地想到:如果我当时说“你能论证一下网球是中国人发明的吗?
我喜欢费德勒多些”该多好啊。抖机灵式的聊天需要的是发散性思维,借助对方的话,飞到更有趣的地方去,而不必在意话语本身的意思。这对于在封闭式教育体系中长大的中国人,绝对是个挑战。
此外,对不熟的人不要急着表达自己的带有价值判断的真实想法:比如你这么想有点崇洋媚外,那个人比较卑鄙……事实上,毫无保留地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是件奢侈的事,就算对再好的朋友,再亲的人也不能百分百做到——就连最亲的妈妈也很可能被你的真心话惹怒——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得找心理医生,也就是花钱找人听我们真心话的原因了。(http://www.yywsb.com)
编辑: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