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前的几种拯救办法
来源:大易网作者:大易网 阅读:8514
更多
离婚对于家庭来说,毕竟是个沉重的话题。在众多的离婚案中,有的确实是感情已到了彻底破裂的地步,非离不可。但有些离婚,却是因为夫妻某一方的一时冲动而草率从事。
为了挽救婚姻,有人尝试一种新办法:“试离婚”。也就是在两个人都同意离婚的情况下,不急于从法律上履行离婚手续,只是在生活上先“离”一段时间,使双方在远离婚姻生活的环境下,体验没有“另一半”的生活;同时也使双方能够冷静地对婚姻进行反思,对他或她进行再认识,给婚姻一个缓冲期,再决定是离还是不离。
这里介绍的几位女性“试离婚”的故事,也许能让那些也处在离婚边缘的人们有一些启示。
幸亏他出差3个月
吴梅,女,28岁,公司职员
婚后的前两年,他待我像公主一样,逢人便自豪地介绍说是我老婆,我承受他那种爱怀情的滋润,整个人越发生动起来。说真的,爱情是我赖以生存的养分,而这一点也恰恰让我致命,因为一旦失去这种养分,鲜活的婚姻生活就会慢慢枯萎。
婚后的第三年,问题来了,他和一个刚分到他们单位的女大学生一块去外地出差,不能自持,和人家谈工作竟谈到了床上。事情传到我耳朵里,我对男人的所有美好信念顷刻间轰然坍塌。很不巧,那一天还偏偏遇到2岁的儿子生了病,我一个人把他背到医院,想着他在外面与情人脉脉含情谈笑风生,而我却在医院与家之间来回地奔波,我觉得自己很悲哀。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后来,尽管他跪着向我认了错,还发誓说再也不会干那样的事,可我还是无法原谅他。他对我一如既往的好,可我觉得那再也不是原汁原味的爱情了。让我感到很可怕的是,我变得无法接受他,变得琐碎、歇斯底里、世俗。打个比方,一看到他穿得漂漂亮亮的,我就讥讽他是不是要去与情人约会;他想跟我亲热的时候,我就想到他是不是也曾这样殷勤地对待别的女人;我还经常查看他的手机、查看他的邮箱、揭他的伤疤……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对我咆哮了:“你要不想和我过,就算了。”我毫不示弱:“有什么了不起,离就离!”一赌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由于他要出差3个月,我们约定等他出差回来后一起去办手续。在这3个月没有了他的日子里,我才慢慢地冷却下来,从前他对我的好重新在眼前一幕幕闪现。要是失去了他,我的生活会是怎样?我一遍遍地问自己。我第一次感到他在我的生活中仍是那么地重要,我差点为自己的意气用事付出沉重的代价。在他出差归来的那一天,我约上几个他的好友,到车站去接他,就这样我们又花好月圆了。暂缓离婚,使我对婚姻有了一个冷静的思考。现在,我们夫妻二人都变成了一个新的自己,努力加倍温暖地体贴着对方,使每一天都像婚前的热恋一般。我暗自庆幸:幸亏他出差了这3个月!
离婚之旅重结良缘
何丽,女,36岁,自由撰稿人
我们是一对有着12年婚龄的夫妻。12年前,我们还是两个刚毕业的穷学生,几乎一无所有,除了我们的爱情。12年后,我们都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当年缺少的现在几乎都有了,但彼此都对婚姻感觉厌烦了,而且各自都有自己的异性知己。终于,我们决定分手。
什么都分光了,就差走人,最后他问我:“你还有什么要求?”有什么要求?我看着他,想不起来还要什么。我突发奇想,说:“我们去一趟北京吧,在那儿相识的,也在那儿结束。”他听了一愣,然后点点头。我们买好了车票,各自收拾好行装,踏上了我们的离婚之旅,以此来告别我们12年的婚姻生活。
上了火车,我们找到卧铺车厢。两张卧铺,一张是上铺,一张是下铺,如果是以前,他就会主动睡上铺,把下铺留给我。但是现在,我们即将不再是夫妻了,我主动提出抛硬币来决定,他同意了。结果,我输了,拖着笨重的身子,十分艰难地爬上去,躺在狭窄、闷热的上铺,我才知道睡在下铺是多么舒适,可惜自己以前没感觉到。
火车到达北京已经快中午了,我们找了一家酒店吃饭,侍者递来菜单,我点了一个“麻辣鸡丝”,他这才想起来,这是我最爱吃的一道菜,可我已经3年没吃了。因为他的胃3年前做过手术,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所以,我们家就再也没做过这道菜,他和我去饭店吃饭的时候,我也从不再点这道菜。看得出,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歉疚。
在一个多星期的离婚之旅中,我们虽然吃、住、玩都在一起,但我们是两个各自独立的人。自己花自己的钱,自己选自己喜欢吃的,玩自己喜欢玩的,晚上睡在自己的床上,不必兼顾对方,不必为对方改变自己。开始,两个人都有一种被解放的感觉,但是没几天,我们开始感觉到被解放的空虚和孤单。
回程的日子到了,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我们不知道,这恐惧源于何方?回程,对我们意味着永远的分离,也意味着永远的自由。这曾经是我们俩共同盼望的解脱,但是现在,在分离的前夜,我们却都有些惧怕了。自由和安全,是无法同时存在的,可以选择一个,但不能两个都要。我们默默无声地上了火车,仍然是两张卧铺票,仍然是一上一下,但是等我用颤抖的手拿出硬币时,他已经一个人爬到了上铺。我仰起头看到他的两只脚还有脚上那只破了个洞的灰色袜子,我心一酸,过去我怎么看不到?那一夜,我没有睡,他也一样。两个人都醒着,一个在上铺,一个在下铺,中间隔着距离,但是,我们的心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靠得如此近。
离婚之旅回来之后,我们又生活在了一起,关于离婚的事,谁也没有再提。(http://www.yywsb.com)
编辑:阿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