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会质疑
来源:网络作者:冬梅 阅读:9547
更多

华夏心理导读:理性经常被感性影响甚至主导,心理学研究对“心中的贼”现象作了科学的解释。

我们的头脑是如何在气候变化、神创论和“疫苗致孤独症”问题上愚弄我们的。“疫苗致孤独症”事件,起因是1998年7月,一位医学专家在《柳叶刀》上发文称孤独症与疫苗的使用有关,使得当时很多儿童家长拒绝孩子接种疫苗。2011年,作者因被指论文造假而丢掉饭碗。

“人的成见是很难改变的。他不会听取你的不同意见。为他出示事实或图表,他会要求你提供来源。当你使用逻辑分析时,他就会忽略你的重点。 ”斯坦福大学著名的心理学家Leon Festinger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到。这篇文章看起来好像与否定气候变化理论有关——现在很多美国人否定全球气候变暖及其人为因素。但这篇文章写于上世纪50年代,对于讨论气候问题来说过于超前。事实上,Festinger那时只是在描述一个心理学个案。

Festinger和他的几个同事研究了芝加哥地区的一个小规模的宗教团体Seekers,它的成员认为他们正在与外星人沟通。其中一个叫“Sananda”的外星人,被认为是耶稣基督在宇宙中的化身。这个团体的领袖是Dorothy Martin,一个戴尼提理论的信徒。她声称可以通过在无意识状态下的书写来传达来自宇宙的信息。

通过她,外星人给出了地球发生灾变的具体日期:1954年12月21日。一些Martin的追随者甚至辞掉了他们的工作、变卖了家产,期待着当大陆裂成碎片,海洋吞噬大片美国土地的灾难到来时,会有一艘飞碟来拯救他们。信徒们甚至不戴胸罩,并卸去了裤子上的拉链,因为他们相信金属物体会危及飞碟的飞行安全。

Festinger和他的团队与这个教团的成员一起迎接了预言失败的时刻。第一,外星人没有出现和拯救信徒;第二,在12月21日也没有灾难发生。这是Festinger一直等待的时刻:当人们全身心投入的一个信仰体系被彻底否定时,人们会有什么反应?

起初,教团努力试图找到一个解释。但是很快一个合理化的说法出现了:一个新的信息传达到了地球,宣布他们在最后一分钟被赦免了。Festinger概述了“来自外星”的新信息:“这个教团的成员们静坐了一夜,传播了很多光明,因此上帝将世界从毁灭中拯救了出来。”他们对预言的极端信仰竟然反倒从预言中拯救了地球!

从那一天之后,那个从前还不愿在舆论上露面,而且不热衷于传道的团体,开始劝导其他人入教了。“他们的危机感非常强。”Festinger写到。他们的信仰被彻底否定这一事实,反而使他们更加坚定了信仰。

在“否定”的历史上,还没有哪一个个案比Seekers更极端。它的信徒丢掉了工作,招致舆论的嘲笑,还要努力维护他们敏感的心灵。但是Martin的太空教团在人类的自欺记录中可能只能排到非常靠后的位置。还有很多更厉害的记录。自从Festinger的时代开始以来,一连串在心理学和神经科学领域的新发现,揭示了我们的成见是如何战胜事实,使我们的思考发生倾斜,甚至影响我们对最客观理智的结论的看法。这种由“动机导向理性”导致的倾向性,帮助我们解释了为什么我们会在一些证据非常明确的事实上走极端,例如气候变化、疫苗问题、“死亡操作台”、总统出生地和信仰等等。人们看起来更愿意接受比事实先到来的“预期事实”。(“死亡操作台”,即death panels,指的是美国民众对政府医疗改革不信任,坚持认为政府是要通过医改来掌握大众生死大权)

动机导向理性理论建立在现代神经科学的一个关键知识上:理性总是被感性污染(研究者们通常称之为“影响”)。感性和理性是不可分的,而且我们对人、对事、对观点的好恶直觉,比我们的有意识思考来得更快——只是在毫秒之间,这种速度只能用脑电图检测到,而当我们意识到(“这只是直觉”)时已经很晚了。这种现象并不奇怪:进化要求我们对于环境刺激做出快速的反应。这是“人类求生本能”——密执安大学政治科学家Arthur Lupia解释道。我们远离危险的信息,接近友好的信息。“或战或逃”不只是针对于捕食者,对外来信息也是一样。

操纵我们的不只是情绪,当然还有理智和谨慎。但是理性到来得较晚,起效也更慢,而且它要占领的并不是感性的真空地带。而我们瞬间的感性,将很容易把我们引入偏见。特别是在我们关注的话题上。

想象一下,当一个人听说科学家发现了一种确定是我们进化起源的古人类——这个深度挑战她原本的神创论信仰的新发现时,她会作何反应。石溪大学的社会科学家Charles Taber解释说:首先在潜意识中会对这个新信息产生抵触,然后这种“抵触”领导了记忆和联系方式在显意识中的构建。“他们会自动收集符合自己成见的想法,”Taber说,“这会导致他们对其所听到的东西进行质疑和反驳。”

也就是说,当我们认为自己理智时,我们可能只是在使自己的想法“合理化”而已。或者引用一句弗吉尼亚大学心理学家Jonathan Haid的比喻:我们自认为是科学家,但事实上我们只是律师。我们的“理性”是针对一个预定目标的——打赢我们的官司——而且充满了偏见。它包括“确认偏向”——我们对支持我们信念的证据和观点更在意,以及“不确认偏向”——我们花费相对较少的精力在揭穿和反驳我们感觉不正常的现象和观点上。

这里有很多术语,但是我们都理解它在人际关系中的作用机制。如果我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妻子不忠,或者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会欺负人,那么我会花大量时间为在其他人看来很明显的行为辩护,让不太情绪化的人接受我的解释。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鼓励正确地认识这个世界——事实上我们鼓励这样做;这也不是说我们从未改变过自己的想法——事实上我们会改变。

只是我们在“正确”之外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包括寻求个体认同和对自我认知的保护——这些经常使我们在事实要求我们改变信仰时说“不”。

 

不管你是否正在领导一项产业或者是一个普通从业者,亦或你正在准备把心理咨询师作为自己从事实践应用或者研究的职业,华夏心理开设的心理咨询师课程将通过提供强大的教学资源和专业师资为你提供高质量的心理学教育机会。用心服务,从心暖起”,学习过程中遇到各类教务、技术问题,均可拨打400-886-1166(免长途费用)。每日8:00—24:00,专人值守,热情、亲切、贴心服务。想要了解2012心理咨询师培训、心理咨询师考试报名等具体信息,欢迎咨询在线客服,竭诚为您服务。

(http://www.yywsb.com)
编辑: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