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情杂话
来源:医药卫生网 作者:医药卫生网

                              湖北  程菊珍  副主任医师
  喜

  喜乃人生乐事,而占人又把这一乐事细分为三种,即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和他乡遇故知。随着时代的变迁,乐事当然不止于此了,但人们在遇到这三件事情时,仍会弹冠相庆,不亦乐乎。

  根据各人气质与修养的不同,人们对喜的表现也有所差异:有人内心高兴,表面却含而不露,即便快乐之极,也笑不露齿;有人当面不乐,背后却窃笑不止;有人遇到一点高兴的事,便喜形于色;还有人浅笑辄止;也有人当时就乐得花枝乱颤,过了很久想起来,依然乐不可支……

  对我们而言,喜显然是一种好的东西,但妤东西过量了,也可能像美食过量一样,会伤及自己脾胃。凡事都有一个度,超过了这个度,则须节制一下自己的快乐,否则像《儒林外史》里那因中举而欢喜疯了的范进,因乐极而生悲,如此反倒不美。

  怒

  俗话说:怒从胆中生。现代医学证实,此话是有些道理的一当人发怒时,其胆汁粘度会突然增加,使人血脉贲张、心速加快。所以发怒者外表总给人面红筋胀、五官扭曲的感觉。

  人发怒有一个过程,突然大怒者毕竟较为罕见。在大怒前,人们往往都先有小怒,即所谓的“嗔怒”,带有似怒非怒的性质。此时的怒尚很弱小,如能轻言细语平复其怒气,便可将其扼杀于摇篮之中;但若持相反态度,则会使怒愈发强烈,变成怒目相视;如你仍以言语相激,对方就可能怒容满面,乃至恼羞成怒起来。

  一般我们说的“怒”是一个中性的单词,而怒到极处,这中性的单词却能奇怪地成为一个活生生的动词,以至可以“怒发冲冠”,把帽子高高地顶起来——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这动词的动作幅度还会不断变大,由“发”动到冲动,由冲动到手动,最后以怒伤人。 

  因此制怒对每一个人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最好是怒仅为“嗔怒”或“愠怒”之际,便及时釜底抽薪,使怒火尽早熄灭下去。

  哀

  拉丁文哀(ULtimatum)的中文意思为“最后通谍”,带有一种强硬的敦促对方表态的意味;与之相随的,往往是兵戎相见或同室操戈——由此看来,大抵沾上哀字边的,一般都不是件好的事情。

  当然也有例外,如“哀兵必胜”、“化悲痛为力量”之类,便是以哀为契机,巧妙地把坏事变成好事。但更多的时候,哀仅仅是我们伤心的一种表现,而这种表现在现实生活中,又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类别:其一为面带哀容,把部分哀呈现于面部,令观者唏嘘不已;二是哀在内心,即便心中悲痛欲绝,其表情也仍静若秋水。这后者悲痛程度显然大于前者,前者不过是伤心,也就是使心受伤而已,而后者之心却受到致命的伤害,到了心碎的紧要关头——人说“哀大莫过于心死”,大约便是指此,即超过了最后通谍所限定的伤心程度,而面临的是不可救药的最坏结果。

  惧

  惧大都是和“怕”字连在一起出现的。当人们在惧怕时,面对的一般都是很恐怖的事情——或坟茔夜行,或三更鸦蹄。凡超出我似预想之外的东西突然出现,都会成为我们惧的很好理由。

  而惧者的神态也是千姿百态的。所谓“惊恐万状”,便是指人受惊吓时呈现出的不同形态和表情——有的人会以掌遮目,有的人会双手抚胸,有的人会失声尖叫;而在生理上则有冷汗直:冒、汗毛竖立,以及从脚底生出一股令人胆颤的寒气之类的现象发生;至于胆小者,尚会感到毛骨悚然、魂飞魄散,以至半天也回不过神来。

  不知为什么,有些现代人患上了一种叫做“惧内”的毛病,这大概是生活中人们最广泛的怕了。那些顶天立地的舅子汉大丈夫们,回到家中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婆开口骂”,由此可见,无论你多么勇敢,也是有个怕头的,即便这种惧意在心中藏而不露,但它毕竟客观地存在着。

  爱

  爱和恨本是两种完全相反的情感,但在现实生活中,二者却很难完全区分开来,有时心中的“爱之极”,表现出的却往往是“恨之切”;而从“恨铁不成钢”里,我们又时常能体会到一种隐含于“恨”中的殷切希望与浓浓的爱意。爱一个人,并不是局限于爱其某一点或某一方面,《尚书大传·大战》曰:“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就是说包括对方的一切甚至缺点都为爱者所爱,即便其容颜并不出色,也尽可“情人眼里出西施”。

  年少的人相爱,大都如胶似漆,给人以不可分割恍若一人之感;而年长者的爱,却另是一番境界了一前不久在公园看到一对挽臂散步的老人,其中之一不慎碰了一卞另一个,竟赶忙面带愧疚之色向对方致歉。当时不解,过了很久才明白,只有深得爱情精髓与久经真爱浇灌的人,方能如此相敬如宾,并在这似乎非常平淡的举止里,掌握了爱情恰到好处的分寸和相爱的最佳距离。

  恶

  恶显然带有一种贬义的倾向,我们说一个人无恶不作,那么这个人一定坏到了极点;小时候看电影《红色娘子军》,片中那南霸天便在我们幼小的心中打下了“恶霸“这一刻骨铬心的印象。

  《三字经》开篇则是“人之初,性本善”,可见这恶并不是先天生就的,而是后天的环境、教育等多方因素潜移默化的结果。古时孟母为子免于“近墨者黑”而三迁其家的故事,便是一个佐证。

  但恶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情感出现,如果说某件事情或某个人令人反感,则会使我们感到“恶心”;而对某人心存芥蒂,就会不知不觉对他产生一种“恶意”,也许还会“恶声相向”,结果是彼此都觉得对方“令人厌恶”。

  欲

  欲是人类进步和发展的动力,这世上假如没有欲,便只有维持原有的静止状态。

  我们的祖先没有吃熟食的欲望,就不可能有火的发明;而人们没有鸟一样飞翔的欲望,也不会有带着翅膀的飞机出现在蓝蓝的天空。   

  欲有多种多样:肚子饿了,自然会产生食欲;穷怕了,便会有金钱欲;倘若想写篇文章,则有了创作欲;写好了,还会有发表欲;儿童在幼儿园学了儿歌或舞蹈,回到家中就有一种表演欲……

  佛门讲究无欲。无欲即是一颗平常心。但要达到无欲的境界,同样也是一种欲——因此用唯物主义观点来看待这一问题,就会发现欲在这个世界上是无处不在的。 

  所以欲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并且在我们生活中有着相当重要的积极作用。但物极必反,如果我们过分强调和看重欲,对任何事情皆“鱼我所欲,熊掌亦我所欲也”,则很可能会坠入欲望的深渊不可自拔,以至成为欲的牺牲品。

 


 

(http://www.yywsb.com)

编辑: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