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抗衰补法简介2
来源:医药卫生网 作者:医药卫生网
(三)以补肾为主的抗衰老的补法

  临床上在具体运用补法时,常根据虚在何脏,直补其脏,如补养心血法、补益心气法、养肝柔血法、滋阴润肺法、温补肾阳法、补气健脾法、滋阴补肾法等具体治法,都是直补其脏之虚。若某些脏腑气、血、阴、阳同虚时,还应几法相兼进行治疗,可用脾肾双补、滋补肝肾、益气养阴(血)等法。还有人通过补虚调气血、补虚解诸郁、补虚和脏腑、补虚祛实邪等方法,消除虚弱症候、延缓衰老发生,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

  在众多补盎方法中,以调理脾胃和补肾最为重要,而补肾法为祖国医学抗衰老的主要方法。配伍形式:组成补益之方,应注意以下两种配伍形式。

  1.直接补法

  脾虚补脾,肾虚补肾,这种虚在何脏即补何脏的配伍形式,称为直接补益法。又称“正补”。如补养心血法、补益心气法、养血柔肝法、滋阴润肺法、补气健脾法、滋阴补肾法,温补肾阳法等具体治法,都是直补其脏之虚。若某些脏腑气血阴阳同虚时,还应几法相兼进行补益,可用脾肾双补、滋补肝肾、益气养阴等法。在组合方剂时,还要结合气血阴阳予于考虑。以心为例,就有心血虚、心气虚、心阴虚、心阳虚等不同证型。若不以五脏为纲,气血阴阳为目,详细辩证,则遣方用药仍然不能切中病情。

  2.间接补法

  某脏虚损不直接补某脏而补其相关之脏,称为间接补益法。即所谓“相生而补”。根据五脏相生关系予以补益,是对直接补益法的补充,它能扩大视野,使医生在使用补法时不仅可以选用直人某脏的药物,也可根据五脏相生的关系选药成为整体疗法。间接补益法有以下几种:即肺气虚而补脾的培土生金;肾水虚而补肺的金水相生;肝阴虚而补肾的滋水涵木;脾阳虚而补肾的补火生土。这些治法,是根据气血津液的生化输运需要五脏协同这一关系拟定的。因为,肺主的气来源于脾的谷气所化,肾主的水是随肺气输送而来;肝主的筋膜有赖肾水濡润,脾的运化有赖肾阳温煦。没有五脏协同也就不能完成气血津液的生化输运。利用这一联系,采用间接补益的配伍形式,是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

  但是,应注意如下几点:

  1. 补而勿滞。五脏功能减退,必然要影响气血津液运行不利,形成虚中挟滞。配伍补方应该注意补中寓通,补而勿滞。其中唯有补肾填精之方不在此例。以脾虚为例,脾主运化水湿,为精气长降之轴,脾虚每兼气郁湿滞,所以补气勿忘行气除湿。
  2. 阴阳兼顾。气为阳,津血为阴。阴生于阳,阳生于阴,阴阳互为其根。一方虚损,常可导致对方的失衡。如肾阴虚久则累及。肾阳,肾阳虚也可累及肾阴,常成为阴损及阳,或阳损及阴的肾阴阳两虚。因此,阳虚自宜补阳,但应兼补其阴,使阳有所生;阴虚自应补阴,但宜兼补其阳,使阴有所化,阴阳兼顾,补偏救弊,此即《素问.至真要大论》中“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的意思。
  3. 分补五脏。每一脏腑的生理功能不同,其虚损也各有特点。故《难经》提出了“五脏分补”之法;《景岳全书》也曾指出:“用补之法,则脏有阴阳,药有宜否。宜阳者必先于气,宜阴者必先乎精。凡阳虚多寒者,宜补以甘温,而清润之品非所宜;阴虚多热者,宜补以甘凉,而辛燥之类不可用。”以阴虚为例,由于五脏各有特点,施治理也就各有不同。肺阴气损,宜滋阴润肺;胃阴不足,宜益胃生津;心阴亏损,宜补益心阴;肝阴不足,宜滋水涵木;肾阴亏损,宜滋阴补肾。此外,补益药归经多人五脏,如补气药多归肺、脾、心;补血药多归心、肝;补阴药多人肝、肾;补阳药专主肾虚。就性味而言,补益类药大部分味甘(除少数补阳药外),甘味平和,又能缓急,调和、和中。甘温或甘平者多为补气、补血、补阳药;甘、微寒者多数为补阴药。例如,脾气虚常用甘、温,归脾经的白术;肾阳虚多用甘、温,归肾经的鹿茸;肺阴虚多选用甘、微寒,归肺经的沙参;心血亏损则常用甘、温,归心经的龙眼肉人药等。因此,临床上当视病情各有侧重,根据补益药物的性味、归经进行选择,才能发挥养生抗衰药物的最佳效应。

  (四)运用补法时的注意事项

  1.辨明致虚的原因、部位、性质。有的放矢,分别采用不同的补法

  虚证当补,气虚补气,血虚补血,阴虚补阴,阳虚补阳,无可非议。但因药性皆偏,益于此必损于彼,因此,更应掌握气血阴阳之间的鉴别诊断。气虚和阳虚都属于阳气不足,都有面色苍白,食少神疲,四肢乏力,舌淡、苔白、脉沉弱等症状,但气虚无寒象而阳虚则有之,即所谓“阳虚生内寒”。血虚和阴虚都属于阴血不足一类。都可以现眩晕、眼花、心悸、失眠等症。但血虚面色、唇口、舌质均呈淡白;阴虚面部、唇口舌质均呈红色;血虚一般无热象,阴虚则多见热象,即所谓“阴虚生内热”。为了进补不出差错,最好在医生指导下,作出属于那种虚证的诊断,再进行有针对性的药补,以防止误补所引起的不良后果。

  2.辨明“邪正虚实”

  “虚”是精气亏损而不足,“实”是邪气盛而有余。故虚是体虚,实是邪实。进补是补其虚,补其不足,无虚象和不足症状者就不需进补。但临床上往往是虚证中多夹有实,实中多兼有虚,真虚假实和假虚真实的假象,常常使人难以辨析清楚。某些虚症的征象还与实症无异,更应仔细辨认,如当补反攻,则可能造成病情逆变,病上加病。因此,对于病虽属虚,而用补法有所顾忌者,如欲补气而于血有虚,欲补血又恐其碍气,欲补上而于下有碍,欲补下而于上有亏,或其证似虚非虚,似实非实,则可择甘润之品,用平补之法较为妥当。

  另外,运用补益药物时,即要注意“补其不足”,又要注意“补勿过偏”、“补而勿滞”。以脾虚为例,脾主运化水湿,为津气升降之轴,脾虚每兼气郁湿滞,所以补气勿忘行气除湿。还有,对邪实正虚而以邪气盛为主的患者,也当注意,如阴虚挟湿,或病邪尚未完全清除时,过早应用养阴滋肾补品,则助长湿邪,轻则病情迁延不愈,重则可能造成“误补益疾”,湿邪胶结的不良后果。正如古谚云:“药能中病,大黄圣剂;药不中病,人参亦鸠毒。”确是养生长寿铮言,极有道理。

  3.防止“闭门留寇”

  疾病的发生,是外邪侵人和正气不足所致。病邪犹如寇匪,常乘虚侵入人体,故有“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之说。病邪侵人人体时进行补虚,虚虽然补了,但关了门将病邪留在体内,很难驱逐。若错用补虚而忽视了祛邪,往往造成病邪迁延不愈。因为许多养生抗衰老的药物具有了抗利尿止泻、止汗等收敛作用,服后不利于病邪从大小便和毛孔排出,“邪无出处”滞留体内必定要兴风作浪。因此,当邪盛体虚时治疗首当祛邪,不可贸然进补,若必须进补,也应攻补同用,扶正祛邪,以免犯“闭门留寇”之戒。

(http://www.yywsb.com)

编辑:郭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