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纪晓岚纵论中医药
来源:医药卫生网 作者:医药卫生网

纪昀,字晓岚,一字春帆,河北献县人。是清代著名学者、文学家,曾任四库全书总篡官。能诗善文,学识渊博,才思敏捷,幽默诙谐,尤以对联为妙,被称为“对联大王”、“一代文宗”,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纪晓岚著有《阅微草堂笔记》,借鬼狐以发人间幽情。鲁迅称之为“发人间之幽微,托孤鬼以抒己见,隽思妙语,时足解颐……天趣盎然,故后来无人能夺其坐”。该书还有不少篇幅,从传统文化的角度出发,以引人入胜的典故、故事、医案等为引入点,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对中医药知识进行深入浅出的阐述。

《阅微草堂笔记·槐西杂志》中云:“景州方夔典言:少尝患心气不宁,稍作劳则似簌簌动。服枣仁、远志之属,时作时止,不甚验也。偶遇友人家扶乩,云是纯阳真人。因拜乞方。乩判曰:‘此证现于心,而其原出于脾,脾虚则子食母气故也。可炒白术常服之。’试之果验。”该医案扶乩以祖国医学中五行学说出发,用“治病必求于本”的治则,使用具有健脾功能的白术,故能“试之果验”。

“交河黄俊生言:折伤骨者,以开通元宝钱烧而醋淬,研为末,以酒服下,则铜末自结而为圈。周束折之。曾以一折足鸡试之,果接续如故。及烹此鸡,验其骨,铜束宛然。此理之不可解者。铜末不过入肠胃,何以能透膜自到筋骨间也?惟仓卒间此钱不易得。后见张鷟《朝野佥载》曰:‘定州人崔务,堕马折足。医令取铜末酒服之,遂痊平。及亡后十馀年,改葬,视其胫骨折处,铜末束之。’”这是《阅微草堂笔记·槐酉杂志》中的一段医话,后半部分“张鷟曰……”,与《本草纲目》第八卷“赤铜”篇的记载是一样的。可见,在纪晓岚和李时珍的笔下,古时用铜末治疗骨折是有一定道理的。

《阅微草堂笔记·姑妄听之》记载:“乾隆癸丑春夏间,京中多疫。以张景岳法治之,十死八九;以吴又可法治之,亦不甚验。有桐城一医,以重剂石膏治鸿胪(注:官职名)星实之姬,人见者骇异。然呼吸将绝,应手辄痊。踵其法者,活人无算。有一剂用至八两,一人服至四斤者。虽刘守真之《原病式》、张子和之《儒门事亲》,专用寒凉,亦未敢至是,实自古所未闻矣。”从以上病案可以看出,石膏具有很好的清热作用,而石膏也确实称得上清热药之代表。重用石膏者,不乏其人,亦颇有效验。如清末名家张锡纯,尤擅于灵活运用石膏,他认为,石膏治外感实热宜生用重用,“用生石膏以治外感实热,轻症必至两许,若实热炽盛,又恒重用至四五两,或七八两。”

《阅微草堂笔记·槐西杂志》云:“待姬之母沈媪言:盐山有刘某者,患癃闭,百药不验。一夕,梦神语曰:‘铜头煅灰,酒服之,即通。’问:‘铜头何物?’曰:‘汝辈所谓蝼蛄也。’试之果愈。余谓此湿热蕴结,以湿热攻湿热,借其窜利下行之性耳。若州都之官,气不能化,则求之于本原,非此物能也。”医案中提到的蝼蛄,是常用中药,出自《神农本草经》,别名土狗,有利水退肿作用,主治水肿、小便不利,故治刘某癃闭“试之果愈”。

《阅微堂笔记·滦阳消夏录》云:“塞外有雪莲,生崇山积雪中,状如今之洋菊,名以莲耳。其生必双,雄者差大,雌者小。然不并生,亦不同根,相去必一两丈,见其一,再觅其一,无不得者……此花生极寒之地,而性极热。盖二气有偏性,无偏绝,积阴外凝,则纯阳内结……然浸酒为补剂,多血热妄行。或用媚药,其祸尤烈。”雪莲,中药名,出自《本草纲目拾遗》,主产新疆、四川、西藏等地。性味甘、微苦,温,有补肾壮阳、调经止血功能。该笔记先叙述了雪莲的产地,生长环境及形态,接着又讲它“性极热”,用浸酒为补剂或作媚药,会出现“血热妄行”等副作用。

《阅微草堂笔记·槐西杂志》曰:“蔡葛山先生云:吾校四库全书,生讹字夺俸者数矣,惟一事深得校书为:吾一幼孙,偶吞铁钉,医以朴硝等药攻之,不下,日渐尪弱。后校《苏沈良方》,见有小儿吞铁物方,云剥新炭皮研末,调粥三碗,与小儿食,其铁自下。依方试之,果炭屑裹铁钉而出。方知杂书亦有用也。此书无传本,惟《永乐大典》收其全部。余领书局,属王史亭排纂成帙。苏沈者,苏东坡,沈存中也,二公皆好医药。宋人其所论,为此书云。”该笔记中记述《苏沈良方》的治小儿吞铁物方,《本草纲目·第六卷》的“炭火”篇中也有同样记载:“白炭,主治误吞金银铜铁在腹,烧红,急为末,煎汤呷之。”故蔡葛山“与小儿食,其钉自下”。

《阅微草堂笔记·姑而妄之》曰:“里媪遇饭食凝滞者,即以其物烧灰存性,调水服之。余初斥其妄,然亦往往验。审思其故,此皆油腻凝滞者也。盖油腻先凝,物稍过多,则遇之必滞。凡药物入胃,必凑其同气。故某物之灰,能自到某物凝滞处。凡油腻得灰即解散,故灰到其处,滞者自行,犹之以灰浣垢而已。”笔记中说到里媪的民间验方,纪晓岚初时不相信,后来他使用后也“往往验”。《本草纲目·第二十五卷》中“饭”篇也有同样记载:“饭烧灰酒服,治食本米饮成积,黄瘦腹痛者,甚效。”

(http://www.yywsb.com)

编辑:郜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