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 > > 内容
在别人的故事里缅怀过去 ——电影《芳华》观后感
2018/1/12 | 来源:医药卫生网 |

□高亚丽

    一周前,丈夫给我介绍了严歌苓的一部小说,说他看完感触颇深。过了几天,他便邀请我去看由小说改编的电影《芳华》。
    虽然我对音乐了解甚少,但是电影中的许多旋律听起来都很熟悉,一下子就把我和电影所要展示的时代融合在了一起。电影里那些舞蹈片段令人沉醉。作为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小时候的我从没有机会能近距离欣赏高水平的舞蹈。通过电视,我虽然看过不少舞蹈,但是都没有像这次坐在电影院里看到的让人赏心悦目。那些身姿柔美的年轻女孩是青春岁月的象征,是过来人对往日时光的追忆。
    对女主角何小萍偷别人的军装去照相这件事,我一点儿也不会谴责她。在我们的青少年时代,几乎每个同龄人都有一个当解放军的梦想,能穿上军装照一张照片,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电影里的他们经历了邓丽君歌曲流行的那个时代,而等我有机会听邓丽君的歌曲时,她已因病离世。我最喜欢的是《甜蜜蜜》《小城故事多》。电影里唱的《浓情万缕》,我从来没有听过,毕竟导演冯小刚和编剧严歌苓都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我和他们不是一个年代的人。
    我刚能读报纸的时候,在我们村子的大药铺里,有学问的先生订了一份《参考消息》,从那里我知道了南疆不太平。我上中专时,正是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的中后期,我还和前线的几位战士通过一两年的信。云南麻栗坡、老山前线、猫耳洞,是我那时有关前线的记忆。
    男主人公刘峰在战争中希望以死来换得林丁丁的怀念,希望她在歌唱战斗英雄时想到他。在电影中,林丁丁唱了一曲荡气回肠的《英雄赞歌》,这首歌在大型庆典时一再传唱。我认为,独唱这首歌的一定得是有阅历、经历风霜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有气吞山河的气场,而一个涉世不深的人唱不出它的悲壮、豪迈和激昂。林丁丁要是唱《血染的风采》也许更符合当时的现实,因为在1987年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失去一条腿的徐良和歌手王虹合唱的就是这首歌。
    电影里几次出现了歌曲《绒花》的旋律,甚至还作为片尾曲。为什么这首歌会出现呢?这部电影不是在讲英雄,而是讲逝去的芳华,也许是因为这首歌曾在当时广为传唱,成了一种集体回忆。我知道这首歌是看电影《小花》的时候。电影里,为救负伤的战士,游击队员们跪着抬担架,膝盖磨破了,血流在台阶上,染红了路边的花草,所以歌里唱到“铮铮硬骨绽花开,滴滴鲜血染红它”。
    有人说电影《芳华》演哭了两代人,我也在他们解散唱《驼铃》时流下了眼泪,但眼泪不是为他们的别离而流。从没有一部影片像《芳华》这样,让我的思绪不断从故事里抽离,缅怀自己的过去。也许冯小刚的这部纪念青春年华的影片,顺带也成了我们“70后”的“致青春”了。
 (作者供职于永城市永煤集团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