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 > 报纸文章 > 内容
家的味道
2018/1/12 | 来源:医药卫生网 |

□肖开棪

    周六,我要去外地参加专业考试,考完试还能回家住一个晚上。一想到这里,我就欣喜不已。
    考试前一周,我进入了冲刺阶段。每天晚上去图书馆的路上,我就会给妈妈打电话,在电话里说回去一定要见见舅舅家的棒棒弟弟,还有刚出生不久的糖糖妹妹,也会说起已经70多岁的爷爷,让他一定要把眉毛中的白眉毛留着,等我回去给他剪掉,还会说起让爸爸别急着用新买的电动牙刷,等我回去教他怎么用……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告诉妈妈,回家后,我想吃哪些好吃的。
    就这样,原本痛苦且艰辛的备考过程不知不觉就过完了,我甚至很期待这场考试。
    周六中午12点半,考试结束了。我谢绝了朋友们一起玩耍的邀请,急急忙忙奔向高铁站。等看到高铁站显示屏上的终点站“西安北”3个字,想着即将见到的家人和好吃的,我顿时喜上眉梢。
    下午3点50分,一出站,透过高高的玻璃门,我看到我的亲友团都来接站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舅舅、舅妈、棒棒、糖糖。
    外面虽然很冷,但我一点儿也没有感觉。爸爸接过我的行李箱,我挨个拥抱他们。
    晚上5点30分回到家,奶奶早已炖好了我爱喝的乌鸡汤和小米粥。案板上,切好了的香菜、葱花放在小碟子里,还有奶奶给我蒸的小花馍。看着这些美食,我口水直流:“奶奶,我都是大人了,一个大馒头我都能吃完,别再费劲蒸小花馍了,太麻烦了!”奶奶一边往我的手里塞小花馍一边说:“再大都是奶奶的小孙子,一个不够就吃8个……”
    桌子上摆满了好吃的。家人都说中午吃得晚,不太饿,坐着看着我吃,还不停地给我夹菜,我真是应接不暇——我是吃小花馍还是吃南瓜饼呢?我是吃奶奶特制的芥菜丝还是吃爷爷特地卤好的牛肉呢?我是喝米汤还是喝鸡汤呢?
    吃完饭,一家人坐在暖和的客厅里聊天,非常温馨。
    第二天一觉醒来已经9点了,我赶紧起床收拾东西,还要赶车回去呢!
    早餐是妈妈做的小油条,我最喜欢吃的东西。我问妈妈:“妈,为啥外面的油条没有咱家的好吃,有什么诀窍吗?您得教教我,以后我想吃了就自己做。”
    妈妈笑了笑说:“想学做饭了?好啊!咱家的小油条,面粉是用牛奶和的,里面打了鸡蛋,放了白糖、香油等调料。”
    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传说中的妈妈的味道,家的味道。
    多年来,不管走到哪里,就是这种浸透着爱的家的味道,像一双无形的手,时时拉着我离家的脚步和离家的心。我一定用心学做饭,传承家的味道! (作者供职于灵宝市妇幼保健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