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点击关闭
天使故事
医药卫生网 > 天使故事
一名中国医生在埃塞俄比亚的学术之旅
】【关闭 2016/8/25 12:07:09 | 来源:医药卫生网 |

□董道权

7月5日,部分中国援埃塞第18批医疗队队员和菲拉格赫瓦特医院的同行们进行学术交流。
董道权供图


    不久前,埃塞俄比亚(以下简称埃塞)北部城市巴赫达尔最大的医院——菲拉格赫瓦特医院一再盛情邀请我们进行学术交流活动。经上级批准,我们选择在7月上旬,利用周末应邀前往,进行一次学术交流之旅。

    巴赫达尔的海拔为1800米左右,四季如春,风景如画,是埃塞的第二大城市,也是最佳旅游城市。在埃塞的华人圈里,这里还被称为“埃塞的上海”。今年元旦期间,中国援埃塞第18批医疗队前往埃塞北部山区为中资机构巡诊并送医送药时,曾选派小分队去过巴赫达尔市远郊,顺道访问过菲拉格赫瓦特医院,并受到热烈欢迎。他们邀请中国医疗队全体队员到该院访问交流。

    我们分成两个小分队前往菲拉格赫瓦特医院,我在第一小分队。我们小分队主要进行神经外科、口腔颌面外科、妇产科、超声科等学科交流,反响热烈。面对菲拉格赫瓦特医院首席执行官莫拉利期待的眼神,中国援埃塞第18批医疗队队长、河南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杨修义说:“后面的小分队将和你们进行更深入的交流和会谈。”

    我们这个小分队由河南省人民医院胃肠科副主任医师田鹏带队,我负责学术交流和会谈活动。这天一早,在微凉的雨中,我们提前10分钟到达菲拉格赫瓦特医院行政办公区。

    正式参观前的会谈很快就开始了。我跟菲拉格赫瓦特医院眼科主任德杰勒·赫瓦特聊了起来。她告诉我,她会做常规的白内障手术和抗青光眼手术,但不会做白内障超声乳化术,也没有超声乳化仪。随后,我们开始赴各个科室参观访问。德杰勒医生一路陪着我,诉说她的困惑和无助,见我一直积极回应并提出建议,她突然说她对青光眼很恐惧甚至讨厌,因为这里只有两种滴眼液。其实,这也是我所担忧的。

    我在埃塞提露内丝-北京医院工作已经1年了,发现这个国家青光眼的发病率很高,但是限于现实条件,治疗方法很有限。这里的眼病患者很多,目前在菲拉格赫瓦特医院眼科,只有德杰勒·赫瓦特一人是正规眼科医生,有手术权。另有4名助手帮她筛选患者并完成必要的检查。

    菲拉格赫瓦特医院还是巴赫达尔大学附属医院。莫拉利带领我们到该院眼科、妇产科、麻醉手术室、普外科、骨科以及病理实验室等参观交流。所到之处,我们对这里患者之多、条件之简陋十分震惊。

    结束参观后再次回到会议室,我们进行了较为深入的会谈。在此期间,菲拉格赫瓦特医院一位年轻的副院长拉着我的手不放。后来我才了解到,这是一种亲切友好的表示。

    下午的讲座我们依然提前10分钟到达。这是巴赫达尔大学的一个校区。

    讲座刚刚开始,突然有几位身穿当地服装的女士悄悄走进来,在靠门口的地上铺上新鲜的青草,焚上熏香,放在方形小台子,然后在台子上放上干净整洁的盘子、杯子。另一人在青草上放好烤炉和咖啡壶等,然后坐在矮凳子上开始安静地烤巨型面包,炒爆米花、咖啡豆,然后煮咖啡。

    想当初,我们刚到埃塞提露内丝-北京医院时,院方曾有这般礼遇。而我在提露内丝-北京医院开设眼科门诊时,科室同事凑钱给我举办了类似的欢迎仪式。我们都知道,这是他们最隆重的欢迎仪式和最高级别的礼遇。

    讲座期间,一位巴赫达尔市卫生局的官员始终认真地做着笔记。每次我介绍讲课内容和讲课者时,他都带头鼓掌。当我介绍一位讲课者将给大家讲解有关宫颈癌可防可治新观念时,他喃喃自语说,这在他们国家乃至整个非洲都是非常需要的。

    在中场休息时,那些女士已悄悄切好面包,依次用盘子端上爆米花、面包块、咖啡,递到每一位参会者面前。这时,那位巴赫达尔市卫生局的官员要了我的联系方式和我们讲座的题目,诚恳地问我们能否在巴赫达尔多留一段时间,还问我们在埃塞感觉如何等。

    在满屋的熏香味中,我们进行完5场讲座,结束时正好是当天17时30分许。在此期间,我和德杰勒医生交流了很多临床问题,能看得出她临床功底深厚,在埃塞算是优秀的眼科医生了。莫拉利过来和我单独合影时,我便邀请德杰勒医生和我们一起合影,并邀请德杰勒医生参加我们的晚餐。德杰勒医生很高兴,说晚上一定会到。

    晚餐时,我才知道,莫拉利今年29岁,有公共卫生硕士学位,在这个国家属高端人才。那位巴赫达尔市卫生局的官员今年31岁,也有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莫拉利说,菲拉格赫瓦特医院的很多设备需要更新、规模需要扩大,该院创伤急救中心更需要物资和人力。然后,他一脸恳切地问,我们能否进行合作。我委婉地告诉他,我们回去会向上级部门汇报,并积极帮他申请援助。而在我们能力范围内的临床诊疗技术上的支援,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因为我们都是朋友和兄弟。

    回到驻地,我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问我在当地的助手,巴赫达尔市菲拉格赫瓦特医院的名字“Felegehiwot”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Felege”是“奋斗、奋战”的意思,“hiwot”是“生命”的意思,合起来就是“为生命健康而奋斗”。第二天,我给莫拉利发电子邮件,告诉他,我们愿意和他共同努力,争取更多的支持和援助,将来开展更多更深入的学术交流活动。

    (作者为河南省人民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曾为中国援埃塞俄比亚第18批医疗队队员)


编辑:曹聪


关于我们 】- 【 联系方式 】- 【在线投稿 】- 【 广告服务 】- 【 法律声明 】- 【 】- 【 网站地图 】- 【 留言反馈
河南省卫生厅/主管 医药卫生报社/主办 总部/中国·河南郑州市纬五路47号 aluminum tread plate
业务合作:13674999007 0371-63712922 0371-86101797(工作时间) 技术QQ: 1326701545 35702594
读者QQ群:149218703 站长信箱:yywsb@163.com 最佳分辨率1024×768
 
豫ICP备11008224号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医药卫生报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注明来源自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