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点击关闭
维权常识
医药卫生网 > 维权常识
重病女童家长募捐却成被告 四大疑惑难解答
】【关闭 2015-7-22 16:44:43 | 来源:健康时报网 |
       南京的4岁女童柯蕾在今年年初被诊断出患有脊索瘤。她的父母在网上短短半个多月就募集到600多万元捐款。然而柯家没有按承诺公开善款使用明细,遭到网友及捐款者的质疑。数十名网友和捐款者组织起来,以“诈捐”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向法院起诉,要求柯蕾父母返还善款。

\

数十捐款者和网友起诉,柯蕾父母成被告

20日下午,网友以柯江涉嫌诈捐为由,来到南京市鼓楼区小市派出所进行集体报警。此前,网友们已自发成立了一个微信群,约有120人。群里有的网友捐了款,有的没捐款、但是一直关注此事,大家最终决定,于昨天集体报警。

网友“小美”表示,他们是代表52位捐款网友进行报案的。她提供了一份“捐款人授权人名单”,里面标注了捐款人的姓名、网名、电话、捐款数额等等,金额从100到1000元不等。“他们通过邮件签发了授权书,授权我们代为报案。”

“小美”表示,他们来此报案的目的不是为了撤回孩子治病的钱,而主要是有三个诉求:第一,希望借助舆论和司法的力量,让受捐人尽快公布账单,让大众知道善款究竟有没有用于孩子的治疗;第二,如果善款没有用于治病,他们希望追究受捐人法律责任;第三,他们还希望借此倡导公益捐赠程序规范化。网友表示,已有一位律师愿意为他们代理这一案件。警方表示,他们已受理此案,之后将再做进一步调查。

【四大疑惑】

疑惑一:网曝柯家有4套房,这样募捐合适吗?

从2015年5月21日接到第一笔社会捐款,到6月10日下午两点,柯家收到捐款共计人民币4854682元。与此同时,也有了另一些声音,一名网友发帖称:“孩子家中有4套房子,这样募捐合适吗?”还有网友称:“孩子爸爸拒绝爱心妈妈群等公益组织的帮助,他只要钱,所有的捐款都打到他个人的账户上,没有公开任何使用费用的明细。”很快,在明基医院病区入口,贴出一张柯蕾父母的感谢信:感谢前来看望小蕾的爱心人士,同时因为孩子的病情不稳定,免疫力低下极易感染,加之最近疼痛厉害,希望各位爱心人士在医院会客区等待。

针对网友的质疑,柯蕾父母还特地在网上发布了“致社会和媒体的感谢信”:柯江已从原单位辞职,目前无收入,王丽已申请长期事假,目前月收入为694.29元(税后)。二人共同持有房产一套,目前已挂牌销售,估价130万元,该房产目前仍有贷款二十余万元未还清。二人持有汽车一辆,估价6万元。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不动产和存款,网曝有4套房产不实。小蕾2015年5月20日入住明基医院,共花费11万余元,家庭积蓄已全部支出,其余款项均为亲戚资助。

疑惑二:爱心妈妈群退出托管,善款使用不透明

善款数额是否已超出预期所需款项?善款是否透明?使用如何监管?一时间成了许多网友关注的焦点。之后,柯蕾父母于6月17日与南京知名慈善实体南京市浦口区博爱之家(南京爱心妈妈群)签订协议,由爱心妈妈群作为第三方托管善款。此后,爱心妈妈群经过志愿者36个小时的梳理,确认最终获捐646万元善款。

正当大家企盼女童柯蕾尽早赴美获得治疗之际,6月25日南京爱心妈妈群发布了一条宣布退出托管的帖子,26日凌晨,这条《关于南京市浦口区博爱之家解除柯蕾善款托管的声明》使得捐款事件再起波澜,“一切寄予美好希望的努力都已经落空,爱心妈妈群宣布退出对百万善款的托管。”

“爱心妈妈群”宣布解除对脊索瘤女童百万善款托管的消息一经发布,引起巨大关注。网友的质疑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这笔巨额捐款如何接受公众的监督?第二,对善款的使用是否大手大脚。第三,先期汇往台湾的31.9万美元巨额捐款是否被骗?

“爱心妈妈”:无法进行实质监管

爱心妈妈群之所以退出对善款的监管,原因主要有两点:首先是善款始终留于柯蕾父亲柯江的个人账户上,未转入爱心妈妈群对公账号;其次是有善款去向不明;除此之外,善款所用涉外。综上,爱心妈妈群认为对善款无法进行实质监管。

实际上,在托管的这段时间,爱心妈妈群也提出了一些疑问。之前柯蕾父母提出要送女儿去台湾治疗,并表示已通过个人账户向台湾当地医院支付了30多万元的费用,现在却又放弃赴台湾治疗,改前往美国治疗,那么这笔费用肯定要收回来。但是柯江夫妇的答复却是要回这笔钱有难度。

经过与柯江夫妇的确认,爱心妈妈群核实了解到,这笔钱其实并非是直接打到医院,而是转账给了台湾的一家医疗转运公司。这家转运公司也透露,根据实际产生的费用,他们并不能原款退回。

“根据台湾的转运公司反馈,即使不在台湾治疗,但仍会产生一些损失费用,一个是包机的损失,一个是医院的会诊费用,一共是5.7万美金。”爱心妈妈群副会长顾蕾告诉记者,虽然退出了托管,不过工作人员也将得到的消息反馈给了柯江夫妇,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要回这笔数额不小的款项。

柯蕾父母:为办签证才未变卖房产

30多万元美金早在6月初就转账给了台湾,那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柯江夫妇为什么不去过问?如果不是爱心妈妈群在监管的过程中发现问题,那么这笔钱是不是就没了?之后,柯江夫妇在决定带孩子去美国洛杉矶儿童医院治疗后,又向美国打了50万美金,对此网友的质疑声更是高涨。

柯江夫妇表示,之所以没有办法过问,主要是因为他们把精力放在了办理去美国就医的相关事宜上。柯江夫妇告诉记者,美国愿意出具邀请函的前提是先把医疗保证款打过去,所以他们赶紧将钱汇给了美国。“我们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出国治疗是第一次,我们真的没有经验。”而且,由于是私人账号转账,受到转账金额的限制,台湾这笔钱当时是通过7个人的账户完成转账的,因此费用再从台湾打回来会较麻烦。

对于网友质疑的为什么到现在柯家都不变卖房子的问题,柯蕾母亲给出了这样的解释:“办理签证要资产证明,所以我一直留着我们的房产证。”

疑惑三:请律师发布善款使用情况,为何律师退出代理

7月1日,在柯蕾即将赴美治疗之前,柯江曾发表一份《声明书》,第三条称:“由于后期我们要在美国陪同孩子接受治疗,没有更多精力处理相关事务,同时在处理法律合约部分也缺乏专业支持。因此,我委托北京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朱林、尤敏两位律师协助发布孩子的治疗进度、善款的使用情况,并代为管理相关其他法律事务。”

然而,北京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基于“各种考虑”也退出了托管。律师尤敏称:“我们其实一开始的出发点是好的,希望维护大家心中的爱心和价值观,不要让不实报道和谣言、猜测摧毁了人们以后做好事的善心。”在谈到即将退出柯江委托一事时,尤敏认为,“本来是要代理他后续的事情,后来所里不同意我们代理。本来也没什么问题,后来一些人打电话到我们所要退款,所里基于各种考虑就没同意。”

另一位代理律师朱林也称:“这件事在道德审判上出了一些问题。从法律角度来说,捐赠的善款没有理由要求被捐赠人公开;但从道德的角度来说,被捐赠人却应该公开善款的使用情况。现在委托人并未完全公开透明,负面影响很大,也给我们律所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们决定将退出代理。”

疑惑四:孩子在美治疗、善款使用情况没公布

柯江在6月30号带着女儿赴美治疗时,曾承诺,每十天公布一次捐款使用情况,目前已经在美国治疗了13天,却一直没有在网上公布花费情况,这也让许多网友开始质疑他的信用:孩子的治疗进度、善款的使用情况,为何未落实?

柯江的答复是这样的:“十天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美国洛杉矶儿童医院说会有一个时间节点,我们要根据他的时间,不是我想什么时候公布就什么时候公布,我现在每天会公布一些治疗情况,美国儿童医院要同步,我也会尽快,国内的媒体和大众想了解这个只能等。目前美国儿童医院通知我们会有一个统一的回应,要求我们和他们统一告知费用的情况,我们没有收到费用的账单,目前所有费用从保证金里支出,一个阶段会给我们一个账单,目前没有。”

现在柯江每天更新的微信里,只能看到柯蕾治疗的情况。网友对这样的公布并不满意。有的网友认为柯江是故意隐瞒善款数额,有的网友认为柯江在使用善款时缺乏公开透明,还有的网友认为柯江使用善款大手大脚,更有甚者,认为这是一场“诈捐”。

孩子未赴台治疗,5.7万美元去哪儿了?

此前台湾方面的费用曾受到巨大争议。因柯蕾没有赴台治疗,柯江曾表示,有5.7万美元不能退回,那么,这笔钱到底去了哪儿?台湾林口长庚纪念医院国际医疗中心曾表示:确实和柯江方面联络过,但医院“未曾收到对方任何一笔汇款”。

这两天,朱林给出了部分凭证。他介绍,柯江此前曾表示通过台湾一家转运公司向台湾医院汇出了31.91万美元。昨天,朱林通过微博发布了这部分汇款的境外汇款申请书,共7张,汇款对象为台湾转运公司指定账户,根据汇款单显示,共汇出了31.91万美元。台湾转运公司南京的联系人王先生则表示,目前不能给出回应,但指出“所有过程没有猫腻”。

朱林还提供了一份疑似来自台湾转运公司、主题为“退费相关事宜说明”的邮件。这封邮件由台湾转运公司王先生转发,邮件中写道:医疗费会扣除26880美元(其中包括医疗会诊作业/电脑模拟/行政作业费用共22400美元,以及医事通服务费4480美元);此外,航空器退订手续费31000美元。这两笔没有被退回的费用加起来,一共是5.788万美元。邮件中还指出,这是来自“林口长庚医院国际医疗部的报价”。朱林说,邮件之所以选择不公布,是因为目前他们所掌握的只有邮件,未必能让许多人信服,柯江希望等到拿到票据后,再公之于众。然而,尽管多次联络转运公司,对方至今没有给出相关票据。

“如果转运公司是没有事实依据地进行扣款,将来肯定要追回这笔费用,”朱林说,“是否承担5.7万美元,要看是不是造成了事实上的损失,如果确实有损失,那么作为柯江一方是要承担违约责任的;但如果没有,那扣款肯定没有法律依据。”朱林表示,这部分费用的核实对于柯江来说确实很难,但他会保留法律诉讼的权利。

【最新进展】

美医院发来声明确认收到52万美元

21日早上,记者收到了来自洛杉矶儿童医院媒体公关办公室发来的官方声明,声明分中文和英文两个版本。其中中文声明显示,媛媛7月1日抵达洛杉矶儿童医院后,医院肿瘤团队和其他专家立即为其进行了全面检查和评估,之后确定,孩子的脊索瘤已进一步恶化,肿瘤已经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医院的临床专家随后开始对媛媛进行化疗,目前已完成第一轮化疗。在第二个化疗周期之后,临床专家将进行更多的检查,看看肿瘤是否在缩小。目前,媛媛通过中心静脉导管进行营养支持,病情危重但稳定。

媛媛父亲柯江昨天告诉记者,因为化疗反应大和肿瘤压迫,从7月20日起,女儿出现了呼吸困难、心跳过快等情况,目前已经进入ICU,并用上了呼吸机。现在只能祈祷一切平安。

针对治疗费用的问题,洛杉矶儿童医院确认,他们已经收到经信用卡和电汇支付的用于孩子治疗的初始保证金共计52万美元。院方表示,这些资金将专门用于孩子在医院的治疗。至于需要的总治疗费,在孩子完成治疗之前,医院很难估计。不过一旦治疗结束,按照规定,医院会将所有医疗服务的账目结算清楚,并提供给孩子家人。院方建议,孩子现在的情况需要家人精心照顾,所有来自媒体或网友的咨询可以直接与医院媒体公关办公室联系。

【调查】

网友:台湾公司已“搬走”

此后记者探访发现,南京并没有申医国际办事处。南京联系人王先生对此表示,自己只是这家公司联络人,并非公司员工。这两天,一位网友委托在台湾的朋友,按照该公司公布的地址查找,发现只剩下空空的办公室。据同一间办公室的另一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申医国际的员工从今年3、4月份就开始陆续离职,今年6月底已经搬走。而柯江所称和该公司签订医疗转运协议的时间,为今年6月11日。

对此朱林称,柯江是否为5.7万美元担责,要看是否造成了事实上的损失,“如果有,柯江一方要承担违约责任,如果没有让柯江担责没有法律依据。”朱林表示,他怀疑该公司找理由扣钱,柯江上了当,当初微创手术的方案可能都不存在。因此,柯江正在考虑起诉申医国际。昨天柯江父亲告诉记者,他们打算等朱林下周一回国,拿回材料去报警。

律师:捐款是赠与行为,想返还很难

朱林律师说,他作为柯江的同学,现在是以个人名义协助柯江向公众公布善款使用情况。而对这些日子为何没有公布柯蕾在美国就医的相关费用一事,朱林表示,最近几天,他已经陆续收到柯江发过来的费用清单,这两天就准备在网上公布出来。对网友表示将起诉柯江夫妇一事,朱林认为网友想要胜诉很难,“这是一种赠与行为,现在已经构成了所有要件,除非柯江愿意返还,否则是很难要回来的。” (综合自现代快报、人民网)

 


编辑:贾佳丽

健康中原行·大医献爱心——郸城县
健康中原行·大医献爱心走进郸城县...【详细】
健康中原行·大医献爱心——郏县
,“健康中原行·大医献爱心”大型 系列公益活动来【详细】

关于我们 】- 【 联系方式 】- 【在线投稿 】- 【 广告服务 】- 【 法律声明 】- 【 】- 【 网站地图 】- 【 留言反馈
河南省卫生厅/主管 医药卫生报社/主办 总部/中国·河南郑州市纬五路47号 aluminum tread plate
业务合作:13674999007 0371-63712922 0371-86101797(工作时间) 技术QQ: 1326701545 35702594
读者QQ群:149218703 站长信箱:yywsb@163.com 最佳分辨率1024×768
 
豫ICP备11008224号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医药卫生报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注明来源自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