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 > > 内容
烧伤患儿叫他“干爸爸”
2017/10/13 | 来源:医药卫生网 |

烧伤患儿叫他“干爸爸”
本报记者 常 娟

    南石医院烧伤整形美容中心二病区副主任医师李翔“粉丝”众多,有些患儿称他为“干爸爸”。
    收获这个称呼时,李翔既意外又惊喜,羞赧地笑称“被自己收治的患儿叫‘干爸爸’是一种享受。”
    2016年3月27日,李翔所在病区收治了6岁的小家乐(化名)。初次被送到医院时,小家乐全身烧伤面积达95%,且大部分为三度烧伤,如同一块儿黑炭躺在病床上。
    很长时间里,医务人员对其救治持悲观态度,“心里没底,但是硬着头皮也要上。转院也不行,耽误一刻都是一条命,再说其他医院也没有条件接收”。
    开辟绿色通道,及时进行早期抗感染、抗休克治疗,李翔守在床边三天三夜没有回家,终于迎来小家乐生命的转机。具体表现是小家乐初到医院时排出的酱油色尿慢慢消失,尿量、呼吸、血压、脉搏等生命体征趋于正常。
    休克期过后第3天,经救治小组商议,李翔及同事为小家乐做了第一次切痂植皮术(自体微粒皮加异体符合皮混合移植),2周之后做两个上肢植皮,再进行下肢植皮,封闭疮面……
    烧伤业内公认,儿童烧伤严重程度是成年人的2倍,比如儿童烧伤面积50%相当于成年人的100%。小家乐年仅6岁,却全身烧伤面积达95%且大部分为三度烧伤,救治难度可以想象。
    根据病情,医务人员将小家乐的每次手术间隔时间都相对延长。3个月之后,小家乐的感染风险基本控制在可接受范围内。
    这意味着,小家乐的生命体征稳定了,可以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了。李翔对小家乐的烧伤后期治疗——康复锻炼、相应部位整形手术矫正也从此开始。
    从2016年3月入院到9月20日记者采访,1年多的时间,小家乐接受了大大小小的手术17次。但他依旧开朗、乐观,查房时会对医务人员做鬼脸、逗乐,完全看不出病痛对他的折磨。
    “干爸爸”这个称呼最早就是由他叫起来的。2016年10月9日,李翔像往常一样查房,和小家乐奶奶沟通病情时,却被小家伙儿突然叫了声“干爸”。
    “你干爸爸是谁啊?我怎么没有见过他。”环顾四周,除了自己没有其他陌生男性,李翔疑惑道。
    “是你啊,家乐打算认你做干爸爸。”小家乐的奶奶笑称。
    李翔既欣喜又不好意思,回了声“好啊”。
    从此,李翔多了一个干儿子。碰到外出参加讲座不能查房时,李翔总能从别人口中听到“我干爸爸今天怎么没来”的询问。
    每到这时,李翔既欣喜又自豪,特别是看着小家乐的病情一天天好转,孩子一天天开朗,没有像很多烧伤患者那样悲观厌世,他就觉得自己这个“干爸爸”当得值。
    “如果其他患者也像小家乐这样有这样好的心态,那么这个干爸爸我可以多当。接下来,我们要更关注烧伤患儿的心理健康,争取让他们早日回归社会。”李翔思忖道。

 

烧伤急救小贴士

    南石医院烧伤整形美容中心一病区目前开放床位45张,9月20日,住院患者55人。这些患者中,儿童占了一半,大部分是2岁左右的小孩儿,多为大面积烧伤。
    “这些烧伤患者中,儿童烧伤居多(占60%)。”该病区护士长李志倩介绍,儿童烧伤的原因多在于家长看护不当(由于看护不当造成的烧伤占98%),烧伤最常见于春末夏初的麦收时节。
    日常烧伤该如何处理,李志倩给了意见:
    1.小面积的烧伤,烧伤后可以立即用自来水冲洗,将烧伤部位浸泡在干净的冷水中30分钟左右,如烧伤部位不方便浸泡,可用冷敷方法减轻疼痛,然后去医院治疗。
    2.大面积的烧伤(烧伤面积>40%)不能持续冲水,可以用凉毛巾敷上。
    3.烧伤后不建议涂抹任何药物,尤其是薄荷膏、清凉油、红药水、紫药水等更不能用,这些药物会对疮面造成刺激,救治时也不利于医务人员清理。
    4.如果火焰被吸入呼吸道,应保持呼吸道通畅,防止窒息,或就近到医院切开气管,然后转入烧伤专科较强的医院。